第二千零九十二章 绝路 新
  肖遥来到蒋文彤病房里的时候,蒋文彤和孟雪梅聊的似乎很亲近,仿佛俩人之间的隔阂已经全消了一般,关系很是融洽。
  看到肖遥来了,蒋文彤的脸上露出一抹笑脸,说道:“孟姨说,那笔钱不用还了,但是请我在以后的日子,要照顾好孟建华。”
  这个听起来还是不错的,只是肖遥看着孟雪梅那张微笑淡然的脸庞,总感觉哪里不对劲,这模样和之前在电话中愤怒到极点的声音,完全就是两个人啊。
  坐到了蒋文彤的身旁,肖遥笑道:“这是好事,完全可以答应她。”
  蒋文彤呵呵的笑着,郑重的点着头,轻轻的依偎在肖遥的身边,摆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两人这那撒着狗粮,对面的孟雪梅的脸上笑容却是渐渐变得僵硬起来,这样的景象看在她的眼里,就好像针扎在她心里一般,本来是儿子的女人,现在却成了别人的女人。
  尤其是以前的蒋文彤性格蛮横,什么时候服过软,现在可好,她居然倒在肖遥这个大仇人的怀里,撒起了娇,这让孟雪梅气的感觉自己的心脏病都要犯了,血压高的顶着脑袋有些发晕。
  换在以前,如果没有人的时候,蒋文彤依过来,肖遥也许会搂她一会,但有人的时候,蒋文彤也不会主动投怀送抱,肖遥更不可能当着人的面秀这种小"qingren"般的恩爱,这实在是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
  但今天,肖遥当着孟雪梅的面,搂得蒋文彤很紧,脸上始终保持着一抹微笑,与往日大相径庭,他就要是做恶心恶心这个孟雪梅,看看她能够装多久。
  不让,让肖遥有些意外的是,孟雪梅居然表持这种镇定的微笑很久,久的肖遥都感觉有些脸笑的僵了,而怀里的蒋文彤的脸,倚在胸口,都有些见汗了,他和她,都想看看孟雪梅这套假脸能装到什么时候。
  可是孟雪梅实在是难装,肖遥也是没有办法,轻声说道:“您这还有什么别的事吗?还是你想再签定个什么协议之类的,如果您现在反悔,我还是会还您十个亿现金的。”
  听着有些堵心,装了这么久,肖遥的话仍是这么直白的有些呛人,孟雪梅皱着眉头,说道:“协议当然得签一个,而且我都写好了,你们看一下吧。”
  动作很轻缓的,孟雪梅从皮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子递了过来,蒋文彤接过来,打开来和肖遥一起看。
  一共十几页的内容,看着那些黑字,肖遥就感觉头痛,也不待蒋文彤看完,直接合上了,交到了孟雪梅的手上,说道:“算了,你这协议太多了,我看着头痛,我还是还你十个亿吧,你给我个帐号吧。”
  脸色一沉,孟雪梅没想到肖遥居然宁可还钱,也不愿意写那份协议,不由的把目光投到了蒋文彤的身上,希望她能劝劝肖遥的鲁莽,有钱都不知道省。
  蒋文彤刚想劝几句,肖遥说道:“内容太复杂,没准还有什么隐性的条款,我们还得费心思去想,我看就算了,现在钱能解决的事,我们就用钱来解决,这样最省心,你说呢。”
  听出来了肖遥话中的意思,他是怕那些协议条款中有别的内容,让人比较为难的内容来套人,蒋文彤虽有心想劝,但肖遥的眼神很坚决,想想也就算了。
  蒋文彤不作声了,孟雪梅有些急了,脸色不免有些难看的说道:“肖遥,你真要把人逼上绝路吗?”
  露出一副惊愕的模样,肖遥奇怪的问道:“我做什么了吗,我还你钱,这是把你逼上绝路吗?”
  “你难道就不能放过我吗?”孟雪梅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把我抓进看守所里对你有什么好处,我都答应你了,以后不再与你为敌,你还想要什么?”
  至此时,蒋文彤才算清楚了,为什么孟雪梅会到病房里来看自己,说着那些回忆体已的话,原来她有话早在这等着呢,她是遇到事了,来求肖遥帮忙的了。
  “我都说了,孟信阳的事情不关我的事,你要是有想法,可以去找孟信阳谈,问问他为什么要改口供,而不是问我,你说呢。”肖遥很无聊的说道。
  “你这是逼我去死啊。”孟雪梅的脸上闪过一抹冷笑,缓缓的站起身来。
  脸上的表情带着一抹绝然,她静静的退到了窗户前,忽然一转身,猛的一把拉开了窗户。
  “你的包没带上。”肖遥一个箭步冲到了刚才孟雪梅坐着的地方,刚才孟雪梅拿着的皮包正好放在那里,把包抄入手中,跑到了孟雪梅的近前。
  “行了,走吧,不用弄景了,你现在想爬上窗台也爬不上去吧。”肖遥把包递给了孟雪梅。
  不过随后又感觉不对劲,用手掂了一掂,摇头说道:“下次不要玩这样的把戏了,虽然你敢死,但是你死了,你儿子只能去吃屎了,知道吗?”
  话有些难听,孟雪梅气得干瞪着眼,瞅着肖遥。
  “这个是遥控的还是定时的,你最好给解决掉,然后回去继续过你的日子,你死了后,孟建华会有人管的,这点我可以保证,这样够了吗?”肖遥摇了摇头,把皮包递给了孟雪梅。
  包里确实有个炸弹,孟雪梅特意花高价弄来的,没想到,居然被肖遥发现了,而肖遥却没有更多的动作,反而把主动权又交给了她,这让她的内心中不免多了一丝犹豫。
  原本,她是打算如果肖遥不同意她的建议,她就自己爬上阳台,跳下楼的时候,再按下藏在手腕处的遥控器,引爆炸弹,和肖遥来个同归于尽的。
  结果,肖遥现在同意了,虽然话说的难听,但是她能听出来肖遥话中的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真的?”孟雪梅顾不得老脸上尴尬,问道。
  “当然,我的话比协议要有效多了,放心,我说的就是了,你死了,你儿子除了没有妈,其它的都会有。”肖遥认真说道。
  声音一转,肖遥笑着说道:“你儿子的事情,我也很抱歉,但你应该清楚,是你儿子先来惹我的,希望你自己想开的一点,看你现在年纪还可以,不如你给你儿子留个后,找个女人帮他做个试管婴儿,你也有个伴,日后你老了,我们帮你把孩子养大,也能帮你照顾好孟建华。”
  眨了眨眼,孟雪梅缓缓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拿着了皮包,看了眼蒋文彤,说道:“你也听到了肖遥说的话,日后不管是我孙子还是孙女,钱我出,你都得帮我抚养长大,我就这一个要求。”
  蒋文彤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时候,她才看到了孟雪梅眼神中那点真意,她确实是被肖遥的话打动了,回去了,应该会给孟建华安排一个造人的事情。
  孟建华走了,蒋文彤依偎在了肖遥的怀里,细声说道:“我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不过你既然能让孟雪梅为他的傻儿子造一个孩子,你什么时候想为你也造一个孩子呢。”
  “哦,改日吧。”肖遥感觉到了蒋文彤声音中的诱-惑,想要挣开,却发现被她抱的很紧,那一缕幽香扑鼻袭来,沁人心神,不由的肖遥感觉有些醉了。
  ……
  远方,香港的某家私人诊所内,医生很高兴的告诉躺在诊床上的夏玉洁。
  “恭喜,是个男孩。”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