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遥想当年
  王天雄长舒一口气,师父总算开始说正事了,他都要等不及了。
  连酒都懒得喝,只想知道十九年前天庭到底发生了什么,跟传闻中有什么不一样。也想多知道一些,将来自己也是要去做神仙的。
  老刘喝下三大口酒,缓缓道:
  “十九年前,噬血魔还被封印在浮屠山下。他就是骚乱三界太平的罪魁祸首,没有他,魔道其余那些小喽啰不敢肆意妄为。就算敢出来作乱,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随便派几位神仙就能摆平事端。那时候,三界间也算是太平无事吧。仙界更是一片祥和,可有些人却偏偏要惹下事端……”
  “不好,怕是要出大事了……”王天雄不由脱口而出,又立时闭住了嘴。
  老刘置若罔闻,接着说道:
  “当时天庭有两位绝顶上仙,一个叫风尘子一个叫灵犀子。他们的神通冠绝仙界,其他神仙就算再厉害也差了一截。这二位上仙都有无上法力,却是各自不服,都认为自己才是仙界第一,三界中无人是他们的对手……”
  “师父,你也是绝顶上仙啊,第一相信你比他们都厉害多了,你才是仙界第一。”王天雄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老刘淡淡一笑,说道:
  “师父也自认为不比他们差,只是师父不愿意争名夺利。再说句托大的话,他们在师父眼里也就是晚生后辈,师父才懒得跟他们计较什么。再说师父也因为曾经受过一次重伤……”
  “师父你是怎么受的伤?你这么厉害,三界中谁会打伤你?”王天雄急切道。
  “你别急,该说的时候师父自然就会说了。”老刘摆了摆手,继续道:
  “风尘子的兵器是赤霞剑,剑长三尺三,剑身殷红似血。他最厉害的一招唤做一剑天,扬言能把天捅个大窟窿。灵犀子所用利器沧浪刀,刀长三尺三分二,通体青紫光可鉴人。他最厉害的招数叫做一刀狂,也是威力巨大,据说一刀可灭世间万物……”
  王天雄听得津津有味,就像小时候在街头听说书先生的故事一样,可比教书先生讲的有趣多了。
  他真想立时就变成神通广大的神仙,去亲身体会一番那个玄奇的仙幻世界。自己也拿着方天画笔很其他神仙好好较量较量,看看到底谁负谁胜出,谁才是三界中最厉害的神仙。
  恍惚间,忽得听见师父咳嗽了一声,王天雄便忙不再心猿意马,继续听师父讲仙界的事。
  师父的声音继续从耳边传来:
  “可风尘子的一剑天,还有灵犀子的一刀狂,这两招从来都没有用过。他们自己都说不敢用,说是怕给三界带来毁天灭地的劫难。唉,先不说他们是不是吹牛,能不能做到。都是神仙之体,修炼这么厉害的功法做什么,万一有一天忍不住呢,这三界中哪有能一招就毁了天地的妖魔鬼怪……”
  “他们就是太争强好胜了,怕别人的法术神通超过自己,也是为了绝顶上仙的面子。”王天雄接茬道。
  老刘听罢点了点头,说道:
  “你说的对,他们两个就是相互比较,怕另一个的能耐比自己强。因为他们还都喜欢上了一个女仙,叫莫尘仙子。那莫尘仙子虽法术平平,但也名扬仙界。因为她长得很漂亮,号称仙界第一女神……”
  大约连神仙都喜欢美色,老刘在说道莫尘仙子的时候,双目也泛出异样的光彩,他又转向王天雄道:
  “那个柳采音柳姑娘你一定很熟悉,她和莫尘仙子的模样就差不多,也一样漂亮。”
  “柳采音?”王天雄凝眉喃喃,对这个名字似乎很陌生。
  “怎么,你身边有了新欢紫寒姑娘,这么快就把老相好给忘了,人家也曾跟你指腹为婚呢。”老刘露着两颗大门牙好笑道。
  王天雄对这些男女间的事是很认真的,无论提到的人在不在身边,他都会当成正事。
  他立时沉下脸来,说道:
  “师父,什么又是新欢又是老相好啊。弟子跟柳采音只是指腹为婚,并非是弟子同意的。更何况已经退了婚断了缘分,也没见过几次面,怎么能说是老相好呢。”
  “呦呦呦。”老刘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道,“当初柳姑娘退婚的时候,是谁没脸没皮的去柳家求情去了,求着人家姑娘回心转意。”
  “师父,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吧,都过去了。”王天雄噘着嘴道。
  “那就不提了,师父问你,那柳姑娘漂亮吗?”老刘饶有兴致的问道。
  “不漂亮,一点都不漂亮。”王天雄斩钉截铁道。
  “师父不相信,你在骗师父。”老刘摇头道,“师父在凡间也呆了多年,那柳姑娘的容貌算是首屈一指了,就算放到仙界也是一等一的姿色。据说只有落霞谷隐剑庄花重楼之女花落尘,能跟她平分秋色。”
  王天雄知道落霞谷隐剑庄,却没听说过花落尘,也不想知道她是谁,更不想知道她到底有多漂亮。
  他的心里只有紫寒,便语气坚定道:
  “师父,弟子没有骗你。落霞谷的花落尘弟子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她是美是丑。柳采音见过几次,弟子认为没有师父你说的那么漂亮。”
  “那么你认为,你的紫寒姑娘最漂亮?”老刘笑问道。
  “不管别人怎么看,起码在弟子眼中,紫寒就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王建伟点头道,这句话他倒是说的很得体。
  老刘缓缓点了点头,淡淡道:
  “好吧,师父没看错你,你果然心志坚定,今后一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的。”
  王天雄一愣神,又恢复到之前那副傻乎乎的样子,挠头道:
  “难道,师父刚才是在有意考验弟子?”
  老刘蔼然一笑,说道:
  “傻小子,师父虽然为尊为长,但也不可能每天都板着脸只说正经事,以师父的性子也做不到。刚才也就是随口那么一问,你也别放在心上。不过有时候随口而出的才是真话。这一点,师父对你还是很满意的,你比很多人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