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真面目
  “跟你这个笨蛋说话真费劲!不要了!”蒙面人冷哼一声。
  他忽得伸手拿掉一直蒙在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干巴巴精瘦的老脸,下巴光秃秃如鹅卵石一般。嘴里两颗大门牙也极为显眼,双目却炯炯如电,模样就跟他的脾气一样古怪。
  王天雄一时惊呆了,心里还有些失望。
  因为在他的脑海里,认为神仙的相貌就应该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富贵相,要不就是仙风道骨长须飘然,一看就非同一般。
  可眼前的这位师父却是个干巴巴的小老头,就像一个寻常的庄稼汉,一点都没有神仙的样子。
  “怎么,师父的样子很可怕吗?吓到你了?”神仙瘦老头沉着脸道。
  王天雄兀自盯着师父看了一会儿,忽得意识到什么,忙跪地道:
  “师父为何要让弟子看到你的真面目,是不是打算不要弟子了。若弟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望师父说出来,弟子一定改……弟子到底做错了什么……”
  王天雄又是苦苦哀求,就像他拜师前的那个样子。仿佛师父又要丢下他不管了,那样的话紫寒改怎么办,半年之约要食言了。
  神仙瘦老头瞪大一双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显然没料到这个傻徒弟会有这样的举动,忽而又没好气道:
  “你怕什么,师父说过不要你了吗?看把你吓得,真没出息。”
  王天雄又磕了几个头,说道:
  “师父是个神仙,也一直蒙着脸,今天忽然露出真面目,弟子一时想不通,还以为……以为师父要……”
  他越说越没底气,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把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都倒出来。有什么话就快说,不然师父可要真的走了!”瘦老头提高嗓门道。
  王天雄抬头看了一眼“刚刚认识”的师父,又低下头来,小声道:
  “弟子以为,以为师父不要弟子了,打算回到天上。又无意露出了真面目,但还不愿意让弟子知道师父的模样。所以……所以师父要杀人灭口,这样凡间就没人知道师父的相貌了。”
  瘦老头听罢一愣,忽得扑哧一笑,连连摇头道:
  “王天雄啊王天雄,你真对不起你新起的这个霸气的名字。师父真怀疑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心思竟然这么古怪。你就是笨了一些,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师父为什么要杀你?若师父随随便便就杀人,还是神仙的作为吗?跟魔道中人有什么区别。再说师父是神仙,可以随意变幻模样,你怎么就认定这就是师父的真面目,说不定一会儿又变了一个人,你真是笨到家了。”
  王天雄本来已经伏在地上,听罢直起腰来,“咦”了一声道:
  “好像是这么回事,但师父为什么突然露脸呢,弟子一时搞不明白,所以才胡思乱想的。”
  “唉!”瘦老头叹了口气,忽而又被气笑了,说道:
  “师父就不能露脸吗,难道师父的模样很难看见不得人?师父之所以露脸,是因为脸上蒙着布憋得慌,想透透气,这下知道了吧。”
  跪在地上的王天雄长松一口气,喃喃道:
  “原来是这样,刚才真是吓死弟子了。”
  “没出息的东西,还不快起来。”瘦老头又没好气的啐道。
  王天雄嘿嘿傻笑两声,起身拍了拍屁股,又坐在师父身边,好奇道:
  “师父你已经露脸了,你的道号能不能也告诉弟子,也好让弟子知道是哪个大罗金仙的徒弟啊。”
  “师父没有那些虚名,只相熟的仙友称呼为老刘。不过你小子可不能那么称呼,那是大不敬。师父会生气的,后果很严重。”自称老刘的瘦老头摇头道。
  “师父,你是姓刘吗?”王天雄又问道。
  “嘿嘿,你就当师父姓刘吧。”老刘笑道。
  王天雄再傻也知道这是师父不愿意告诉自己,只得无奈道:
  “好吧,以后弟子还是称呼师父为师父吧。”
  “怎么,你小子还真想称呼师父为老刘啊,师父打断你的腿。”老刘瞪了一眼王天雄,又舒展两下双臂,说道:
  “哎呀,还是这样说话舒服,早知道早把那破布拿掉了。”
  王天雄挠头笑了笑,说道:
  “你放心吧师父,弟子绝对不会把师父的相貌说出去的,连紫寒都不说。”
  “其实你说了也没关系,说不定明天师父再变成另一个模样,没人能记得。”老刘玩味道。
  “师父,你也不愿意让弟子记住吗?”
  “你记住有什么用,早晚会知道得,急什么,还是先练好你的功夫吧。不对,功夫明天再练,咱爷俩还是先喝酒吧。”
  师徒二人又齐齐举壶喝了一气,然后又同时一抹嘴,绝对有师徒相。
  王天雄刚才的失望之情也都打消了,因为他想到了真人不露相,越是这样看似平淡无奇的人越厉害。
  不过他又想到了那个令他很不舒服的事来,便道:
  “师父,你跟弟子说说,弟子跟那个刘成到底差在哪里?”
  “差的远了。”老刘想都没想便道,“其实你刚才说的也没错,他是半仙之体,而你只是一副肉眼凡胎。半仙也是神,你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差距太大,根本就没法跟人家比呀。”
  “可是,师父之前为什么也说弟子筋骨玄奇,最多半年之内就能练成神功,将来还有一番大造化,师父还要弟子为三界太平去降妖除魔,也做一个跟师父一样的绝顶上仙。那刘成当年也还修炼了一年多呢,却还是被神仙打败了,等弟子神功大成之后,也不一定就比他差啊,说不定比他还厉害呢。”王天雄很不服气道。
  老刘冷笑一声,说道:
  “师父知道你小子不服气,但事实就摆在那里,你还能重新投胎不成?其实刘成若不是听信谗言误入歧途,他会有很大一番造化。他当年的神通手段本来会更高,可惜天意弄人,好好的一个可造之材最终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