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爆发的通天教主
  李靖此时远远的看着通天教主一人对阵四位圣人,不免有些唏嘘,玄门的三清圣人本为一体,可是就这一个大劫,起初就为了些许的面皮,把关系搞到如此的境地玄门三清圣人或许经此一役之后,就会再也无法同心同德了,原本玄门对西方教的绝对优势也被打破。
  李靖正在叹息之间,几位圣人已经动上手了,通天教主果然还如上次一般,被四位圣人围在中心,四位圣人各施道法,压着通天教主打,这还是几位圣人未出如盘古幡或者太极图这种先天至宝,即使如此,通天教主也被打的狼狈异常。
  “万仙阵!起~”
  只听得一声大喝,只见天地瞬间变色,原本截教之人组成的阵列突然有了变化,阐教万余仙人手持各种旗幡,遵循一个玄奥的阵势挥动旗幡,只见天空之中的星宿自有神光投入万仙阵之中,最终汇聚成一股庞大的力量,便通天教主涌去。
  只见通天教主得到这力量的助力,气势陡然升高,一时之间居然可以跟四位圣人打一个势均力敌,而且看到诸天星象仿佛都为通天教主所用一般,只要通天教主每出一招,自有周天星辰之力相随,使得通天教主的招式威力大增。
  “阵法一道的威力居然能有如此威力?真是大开眼界!”
  此时已经把旧伤治疗的七七八八的李靖,望着圣人之间的争斗,感觉自己就是井底之蛙,原本以为通天教主没有诛仙剑,对阵这四位圣人,必然是几个回合就会分出胜负,没想到这通天教主天纵奇才,居然想到用这种方式,提升自己的实力。
  此时的通天教主威势之盛,就是作为圣人之中,道行最高的老子都不敢掠其缨锋,只好把天地玄黄玲珑塔祭在头顶,护住周身,而后有把太极图也祭了出来,伺机而动,可谓是手段尽出。
  而其余几位圣人也是不在藏私,元始天尊也祭出盘古幡,混沌剑气纵横间,朝着通天教主攒射而去,又有西方教两位圣人金身法相在一旁策应,伴随着阵阵梵唱之音,不断地攻击通天教主,即使如此,通天教主也是怡然不惧,手中青萍剑、紫电锤等法宝频出,一时之间居然形成了僵持。
  此时通天教主力敌四圣的场景是所有人都是意外的,当年的诛仙剑阵在手,通天教主都没有能和四位圣人比肩,此时就是区区一个万仙阵的加持,居然就能做到如此地步,阐教的一众弟子见到这种场景,真是神色各异。
  李靖此时对通天教主的敬佩真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若是诛仙剑阵一役,通天教主就把万仙阵和诛仙剑阵结合,或许现在胜负之数还真不好说,不过话所如此,当年诛仙剑阵之时,和此时相比,通天教主的心中想法是不同的,那时候的通天教主根本不会与阐教不死不休,不过是讨个说法,所以诛仙剑阵和万仙阵结合,不过是一个幻想罢了。
  就在阐教之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之时,作为阐教的副教主,此次根本没有发一言的燃灯道人,突然飞掠至半空,在扫视一圈阐教的一众的弟子,然后俯视阐教众人,然后肃声的开口道。
  “阐教弟子听令!”
  这一声不算大的声音发出,阐教一众弟子全部都是一愣,要知道燃灯道人虽说是阐教的副教主,在阐教地位也是非常超然的,但是此刻阐教的教主元始天尊此时就在这里,按道理说根本没有燃灯道人说话的余地,话虽如此,但是看看此时燃灯道人严肃的表情,众人也都躬身行礼道。
  “请燃灯老师吩咐!”
  “现在掌教与其余几位圣人跟通天教主僵持不下,我等身为弟子,此时必须为掌教出一份力,此时通天圣人有如此威势,全部都是后边万仙阵的支撑,看那如星宿闪耀,应该是截教之人沟通天上星辰所致,故此我等可深入万仙阵,搅乱大阵,削弱通天教主的威势,让四位圣人锁定胜局,只要四位圣人战胜,此役我阐教必然大胜!”
  燃灯道人此时知道自己身份有些尴尬,故此燃灯道人也没有直接下命令让众人强攻万仙阵,而是给众人讲述,攻击万仙阵,搅乱万仙阵的必要性,以现在的形势,如果一再僵持,万一西方教的两位圣人见状不好,抽身而走,那么此次阐教就真的危险了,现在阐教众人都在一条船上,谁也不想这条船就此翻了,故此根本没有人反对。
  “弟子愿往!”
  听到了阐教众人的回答,燃灯道人点了点头,开再次口道:“掌教此时在全神贯注的与通天教主争斗,贫道以阐教副教主之名分配任务,诸位以为可否?”
  “弟子唯燃灯老师之命是从!”
  听阐教众弟子都愿意听自己的安排,燃灯道人也是松了口气,在元始天尊在侧的情况下,能指挥这些弟子,也是不容易,毕竟在阐教,燃灯道人一直都算不得是元始天尊的心腹,要不然就在此时,的内经不能现在也没得到传授。
  “好!既然如此,那么贫道便越俎代庖了,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惧留孙以及慈航道人出列!”
  听到燃灯道人的呼唤,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惧留孙以及慈航道人几人交换一下眼神,纷纷出列,朝着燃灯道人拱手,恭恭敬敬的道。
  “弟子在!”
  “尔等自万仙阵东方杀入,而自西方杀出,沿途无论是谁,都不能留手,凡沿途遇到非我阐教之人,杀无赦!”
  对于燃灯道人把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惧留孙以及慈航道人几人安排在一起,李靖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几人是一个小团体,不过自己被排除在外,李靖还是有些惊讶,不过还没等李靖想明白,便听着燃灯道人接着再次开口了。
  “广成子,赤精子,玉鼎真人以及道行天尊,你们几人手持诛仙四剑,这四剑本是通天教主之物,你等便由南向北,唯一的要求便是,若是有一人仙剑有失,便许你们可以离开战场!”
  这四人持有诛仙四剑,本来不能自一个方向,可是此时通天教主已经被四位圣人缠住,虽说此时通天教主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实力,却也不能摆脱几位圣人的纠缠。只要圣人不出手,此时就凭手中的诛仙四剑,就是在这万仙阵之中纵横来去,也不在话下。
  最关键的是,几人都是阐教的死忠份子,尤其是广成子,本就是阐教的击钟之仙,无论是在元始天尊心中的地位,还是对阐教的忠诚,都是文殊等人比不了的,他们几人聚集一起,也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也能尽量的搅乱万仙阵。
  “弟子遵命!”
  广成子等人听燃灯道人的安排,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而且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只有阐教大胜,众人才能安心的修炼,故此几人交换一下眼神之后,便开口答应了。
  燃灯道人听几人领命,这才松了口气,这几人是最有资本质疑自己的,现在把这几人安排完了,其余之人就没有敢跟自己叫板的了,念及至此,燃灯道人再次开口道。
  “其余弟子,跟贫道自东北角杀入,杀入万仙阵之后,必须跟贫道破了那能控制天空星宿之阵,之后可以自择方向,避实就虚,只要搅的万仙阵乱起便好,听懂了么?”
  “此次之战关乎我阐教的命运,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若是我阐教不能胜,我们便是无根之萍,不能长久,诸君自己度量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