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正面交锋
  准提道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这长耳定光仙,感觉这长耳定光仙真是一个“人才”,有自己西方教的特质,而且这家伙无论是修为和资质都是不错,引入西方,也能成为一大助力,最关键这人的性格,可以去做一些现在西方教弟子不愿做的事情,念及至此,准提道人便开口道。
  “好!既然你诚心加入我西方教,而且一入教就立下如此大功,那么贫道自然不能亏待与你,我西方有一脉传承,尚无教主,这一脉乃是西方最为逍遥快活的一脉,今日我就任命你为这一脉的教主,为定光欢喜佛!你可满意?”
  此时的长耳定光仙虽然不知道这定光欢喜佛是什么,但是听准提道人说这是西方教传承之中一脉的教主,听听这个名头就知道,这定然是极为显赫的存在,而且长耳定光仙也知道,在西方教,能称之为佛的人,地位都是不低,这如何能让长耳定光仙不开心。
  只见长耳定光仙直接跪倒在地,再次朝着准提道人叩首,一边叩首一边开口道:“谢谢教主栽培,弟子自此以后就自号定光欢喜佛,而非是长耳定光仙,自此以后,定然努力光大这一脉传承,不辜负教主信任。”
  此时的准提道人也没心思去跟长耳定光仙解释,这定光欢喜佛一脉到底是什么状况,毕竟此时摆在他面前最难的事情就是自这六魂幡之上,把自己的名字去掉,只有这样,才能解除威胁。
  准提道人另长耳定光仙起身后,便开始研究这六魂幡,准提道人研究许久,也未明了其中玄妙,更别提自这六魂幡之上把自己的名字去掉,此时准提道人看了看这六魂幡最上边的那个名字,突然有了主意,便长耳定光仙一招手,便开口道。
  “走,随贫道前往太清圣人和玉清圣人处,贫道与师兄此次就是来助玉清圣人,破了通天圣人这万仙阵,现在看着双方已经剑拔弩张想来应该也要开战,贫道必然去助其一臂之力,正好,你也给玉清圣人和太清圣人讲一讲这六魂幡之事。”
  “教主,弟子这就去见玉清圣人和太清圣人似乎有些、有些……”
  长耳定光仙说到这里就有些开不了口,要知道,虽然现在阐教与截教对立,但是确实是同属玄门,而此时长耳定光仙还偷门户,进入了西方教那就是背叛了玄门传承,说不准到时候二人要清理门户,自己岂不是必死无疑。
  而且玉清圣人元始天尊乃是最关注面皮之人,同时西方教一直被人称为旁门左道,自己这自玄门正宗传承,进入西方教,岂不是说明玄门正宗不如西方教大法么?如此想来,元始天尊真的很有可能对自己动手,最好的结果恐怕也是废去自己的修为。
  “长耳勿要担心,既然你加入了西方教,那么就受到我西方教的庇护,只要有贫道在,没人能奈你何,你且安心,只要详细叙述关于六魂幡之术就可以,其余都在贫道身上。”
  准提道人如何不知道长耳定光仙的担心,现在不止是长耳定光仙有这个担心,就是阐教的几那位不是也有这个担心么?自己带着长耳定光仙去,也算是给其他有心投奔西方教之人一颗定心丸。
  对于长耳定光仙来说,准提道人把话说的都是如此明白了,长耳定光仙不可能,也不允许再有犹疑了,故此长耳定光仙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拱手回答准提道人道。
  “弟子领命,弟子这就跟教主一起去往玉清圣人以及太清圣人处分说。”
  准提道人点了点头,也不顾长耳定光仙同不同意,直接大袖一拂,把长耳定光仙受如袖中,然后七宝妙树在原处画了一个圈,随后一个漆黑如墨的空洞就出现在准提道人面前,准提道人毫不犹豫的跨入其中。
  待到准提道人再出现之时,已经在了阐教一众弟子的上空,此时接引道人也去而复返,不过与准提道人面沉如水不同,接引道人面色有些难看,二人在天空之中交换了一个眼色,便朝着元始天尊和老子所在的地方降落而去。
  此时的元始天尊和老子也早就发现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的行踪,早早就命令姜子牙重新加大芦蓬,使得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有地儿容身,待到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落地之时,元始天尊以及老子便拱手迎了上去。
  待到几人见完礼之后,还没待几个寒暄一二,只听得截教的方向,一阵剑气横空,只见通天教主骑在奎牛之上,手中青萍剑横在胸前,刚才那锐利到刺破天际的剑气,便是通天教主发出,此时的通天教主一头乌发,无风自飘,杀气凛然,让问望之生畏。
  此时的元始天尊等人四位圣人见到通天教主此时杀气腾腾的样子,就知道,此时通天教主要下场争斗了,通天教主下场,那么元始天尊自然不能继续在阵中高坐,于是便朝着其余几位圣人略微拱手,一拍四不像的脑袋,朝着通天教主的方向而去。
  而其余几位圣人见此,也各施手段,落后元始天尊一步,来到了阐教和截教的交战战场的上方,在元始天尊的身后站定。
  通天教主看到元始天尊身后如此大的牌场,心中就怒火中烧,原本通天教主自己诛仙剑四剑在手,摆上诛仙阵这才与四位圣人掰掰手腕子,现在自己诛仙四剑已失,自己这个二师兄还是如此大费周章,纠集四位圣人应对自己,真是太看看得起自己了,念及至此,通天教主忍不住开口嘲讽。
  “二师兄,以及诸位道友,通天这厢有礼了,本来通天以为,诸位之前忌惮的贫道的诛仙四剑,故此用四圣破我的诛仙剑阵,现在看来,诸位并非对什么诛仙剑阵忌惮,而是忌惮我通天哟!不知道我通天何德何能,居然还能劳烦四位圣人齐聚此处!?”
  “通天师弟,你逆天而行,故此众位道友不过是要把你带回正途,不使你在邪路之上越走越远,而且几位道友前来,都是顺应天道,没有欺辱通天师弟的意思,还是那句话,若是此时马上回转碧游宫,我等必然既往不咎,送师弟以及门人返回金鳌岛。”
  元始天尊说的大义凛然,仿佛这一切都是为通天教主好,可是在场之人任何一人都知道,以通天教主的性格,根本不会同意如此灰溜溜的返回金鳌岛,而且此次就算通天教主同意返回,西方教的二位也要想办法激通天教主留在此处决一死战。
  毕竟只有阐教和截教殊死相搏,他西方教才能趁势捞便宜,若要是二教和解,就算下一量劫到了自己西方教大兴,自己西方教弟子稀少,资质一般,那要怎么才能顺应天道兴盛起来呢?
  故此待元始天尊说完之后,准提道人忍不住开口道:“通天道友,你一众弟子虽说多数修为不俗,但是多数都是福缘浅薄之人,合该上封神榜,你就莫要护短,想要护多数人周全,现在退却,没准还能留下一些截教骨血,若是你一再逞强,但是怕你你截教传承都会就此断绝!”
  准提道人说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是在劝说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的意思一般,可是实际上准提道人却是应通天教主的性格,然后进一步刺激通天教主,所谓物极必反,准提道人这种劝说的话定然会起反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