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误会!
  此时的长耳定光仙有些迷惑,这准提圣人到底为何,自己这都已经说要投城了,为何还要做这般的阵仗,长耳定光仙不由的想起一个可能,就是自己的师尊通天教主就在这附近,能让圣人如此戒备的,也就只有同样修为的圣人了。
  念及至此,长耳定光仙瞬间面色巨变,要是被通天教主知道刚才自己跪地求准提道人收留,那么通天教主盛怒之下,定然会要了自己的性命,而且现在六魂幡在自己的手中,这可是通天教主的一大杀器,自然不能让自己带到西方教去。
  就在长耳定光仙面色巨变的时候,准提道人还以为自己猜的没错,这长耳定光仙就在拖延时间,等待通天教主救援呢,要不然为何自己刚把这空间隔绝开,长耳定光仙便有如此神情,要不是被自己识破这长耳定光仙的小把戏,那么此时自己要单独的面对通天教主了。
  “长耳定光仙,收起你的小把戏,本教主是看你与我西方教有缘,故此才提出邀请,要知道,现在你们截教已经日薄西山,原本的万仙来朝也不过是镜中之花,水中之月,现在即是回头还来得及,若是你一再执迷不悟,那么必然也要与截教其他弟子一起陪葬!”
  说到这里,见到此时的长耳定光仙神色有些怪异,准提道人还以为长耳定光仙是不信自己说的,此时的准提道人眉头微微皱起,明显是对长耳定光仙的态度不满意,可是即使如此,准提道人还是耐心的再次开口。
  “现在之所以说截教已经危在旦夕,就是因为其镇压气运的重宝已经失去,气运飞速流失之下,肯定护不住你们万余仙人,故此你们截教才有此劫,而且我们现在四圣聚首,试问这股力量,就算在洪荒之中,出了道祖,谁人能抗衡?说了这么多,你答应不答应加入西方教,还请一言决之!”
  此时的长耳定光仙心中如千万匹神兽在奔腾,刚才自己说的已经很明显了,现在还如此问自己?不过长耳定光仙还想在西方教中混下去,故此还不能得罪这位西方教的教主,现在明显准提道人是不信任自己刚才的话,看来自己应该适当的表现出诚意,这才能打消西方教的疑心。
  “启禀准提圣人,长耳定光仙已经下定决心加入西方教,为西方教的昌盛贡献力量,此时长耳没有寸功,教主对长耳就如此,为了报答教主,弟子愿意给教主一个消息,用来做进身之阶,不知道教主可否答应?”
  听到了长耳定光仙的话,准提道人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长耳定光仙这是在卖什么关子?难道这个消息就是长耳定光仙要提的条件?不过此时西方教确实缺少像样的弟子,若是这长耳定光仙说的条件不是很离谱,那么答应他又有何妨??
  “有什么?速速讲来!”
  “启禀教主,通天圣人炼制一杆六魂幡,乃是借鉴钉头七箭书的精髓,加上圣人大法炼制的,据说能跨越虚空,直击圣人寄托虚空之元神,如钉头七箭书一般原理,不过此时的六魂幡不是参拜稻草人,而是摇动带所害之人名字的幡尾,达到如钉头七箭书的效果!”
  长耳定光仙一边偷眼看着准提道人的神情,一边开口朝着准提道人说道。长耳定光仙把说的这个不过是诱饵,诱使准提道人继续问下去,然后自己再把那六魂幡抛出,如此就可以用这六魂幡做进身之阶,使得自己能更被准提道人重视,以后就是到西方教,也可以谋求一个好差事。
  “六魂幡?可直接攻击寄托虚空的元神?”
  此时准提圣人听长耳定光仙如此说,不由的大吃一惊,要知道圣人根本不怕肉身受什么伤害,肉身受到伤害,不过是面皮的事情,因为要斩杀圣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圣人寄托在虚空的元神,只要这元神被找到,并斩杀,这才算真正的屠圣。
  听到长耳定光仙提到的六魂幡,加上长耳定光仙的介绍,准提道人可以肯定,这东西定然能威胁到圣人,不由的准提道人不紧张,准提道人的疑问,也只是想要让长耳定光仙再次确认一下。
  “对,教主说的对!这六魂幡就是这种法宝!”
  听到了长耳定光仙的回复,准提道人先是愣了片刻,随即手掌一招,随后化掌为爪,直接抓在了长耳定光仙的脖颈之处,一双如铁钳子一般的大手,直接就把长耳定光仙提了起来,面色阴沉的看着长耳定光仙,冷冷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如此清晰,即使通天圣人真的炼制了这种法宝,也不会大肆宣扬,你现在告诉贫道,你是如何知道通天圣人炼制了如此法宝?难道你在框我?”
  此时准提道人的一只手仿佛铁钳子一般紧紧的掐着长耳定光仙的脖子,一时之间,长耳定光仙只觉得自己浑身法力半点提不起来,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一众强烈的窒息的感觉袭来,此时长耳定光仙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心中大为吃惊,长耳定光仙只好攒了攒力气,这才勉强开口道。
  “咳咳~,弟、弟子有话要讲!”
  准提道人此刻看到了长耳定光仙的状态,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是失态了,准提道人随手撤回掐着长耳定光仙脖子的手,目光盯着长耳定光仙,他到底能说出什么样的话。
  此时长耳定光仙看着刚才自己突然出手的准提道人,心知这准提道人不能按照他对付通天教主那办法应对,此时为了保命,还是早些实话实说。
  “弟子长耳定光仙禀报,弟子绝对没有欺瞒或者恫吓教主的想法,这六魂幡确实存在,而且那六魂幡就在长耳手中,请教主审验。”
  长耳定光仙此时再也不敢耍什么小心机了,直接把六魂幡拿出来,递给准提道人,而就算此时,长耳定光仙还是怕着准提道人万一再不高兴,再取了自己性命,于是不着痕迹的后退几步,可是长耳定光仙忘记了,这处空间已经被准提道人用大法力与洪荒隔开,就算退出一万步也是于事无补。
  而此时准提道人根本没有心思管长耳定光仙的小动作,现在他的全部心神都被这三角的旗幡吸引过去,看着长长的六个尾翼之上的名字,准提道人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若不是今天心血来潮来到这里,之后又碰到了长耳定光仙,准提道人都不敢想象,自己在对阵通天教主之人时,万一自己元神受伤,都有殒命的风险。
  准提道人试着把那殷红的,代表天道文字的自己的名字从旗幡上抹去。可是尝试几次,都无法成功,而且就在准提道人要把自己的名字抹去之时,也能明显感觉自己寄托虚空的元神也有些颤抖,这更让准提道人相信长耳定光仙的话,毕竟事实胜于雄辩。
  “既然通天圣人已经安排你如此重要的差事,乃是对你信任有加,为何你还会改投门庭?”
  “如教主所言,长耳也已经看清形势,截教本就逆天行事,本长耳不在劫中,一心在洞府之中闲颂黄庭,修身养性,不想截教弟子,多是鲁莽之辈,已经中了计算,本来以为通天圣人可以明理,退一步海阔天空,待大劫结束,再做计较,可是掌教被奸人所惑,一心决一死战,长耳不想就此陨落,想留有用之身,追求大道!”
  长耳定光仙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仿佛自己此刻不是改投门庭,而是换一种方式,追寻大道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