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再次重创
  而落宝金钱之上爆发从未出现过的铜臭的味道,那种充满业力的污浊之气与淡黄色的光芒僵持不下,不过此时那念珠全力以赴的对付落宝金钱,就给了李靖机会,李靖也不去管为何那蚊子居然是那样一个形象,直接趁着此时念珠松弛,直接用玲珑塔收了连化成人形都不能的龟灵圣母,然后随手一招,收了落宝金钱与句芒手杖就要走。
  而就在李靖用纵地金光术从包袱之中的空间脱出之后,那念珠仿佛被李靖用落宝金钱攻击,被人挑战了权威一般,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李靖的后背就追击而来,那样子不给李靖一击,便不会回转一般。
  李靖看着比自己纵地金光术还快上几分的念珠,心中苦笑,圣人随身的法宝都如此厉害,这还不是接引道人成道的法宝,要是圣人成道的法宝,自己的落宝金钱根本没什么用,或许此刻自己就化成了齑粉了。
  此时面对那念珠的追击,李靖无奈之下,只好用元始天尊赐给自己,原本是用来对付乌云仙的玉符打出,只见玉符爆发出璀璨的清光,护住了李靖的周身,就在这时,念珠也追到,李靖也赶紧把自己巫族秘法运转起来,准备硬抗这一击。
  只见那念珠在击中李靖的后背之时,李靖周身的清光仿佛如沼泽一般,把那念珠携带的威势化解了个七七八八,不仅如此,那清光还缠绕在了那念珠之上,让那念珠原本淡黄色的光芒之中,还夹杂了清光,威力大为减低。
  可是那清光本就是无本之木,消耗一点少一点,在减弱那念珠的威力之时,同时自己身也越来越少,最终那串念珠还是撞击在了李靖的后背之上,只听闻“嘭”的一声,李靖在被那念珠撞的朝前扑了出去,大口的鲜血自口中喷涌而出。
  李靖虽然巫族秘法已经修炼到了第七重的巅峰,相当于大罗金仙的修为,可是在圣人面前,也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元始天尊的玉符帮助他消耗了九成以上的念珠攻击的威力,此时李靖定然是只有道消身陨一途。
  就算如此,李靖也是被念珠重创,被念珠击落地面,在地面之上激起一片烟尘,而那念珠仿佛认准了李靖一般,直接在此朝着李靖的方向砸来,不过已经落到地面之上的李靖,便如鱼游鱼进入海洋一般,直接用地遁之术,瞬息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那念珠毕竟只是一个法宝,而不是圣人本尊,所以根本没有搜索到李靖的位置,便化成一道淡黄色的光芒,返回了那童子身旁,在淡黄色的光芒照耀之下,那童子这才醒来,待看到念珠停在自己面前之时,那童子面色大变。
  要知道这念珠本身就是镇压龟灵圣母的,此时念珠独自在自己的面前,岂不是就说明,龟灵圣母已经逃走了么?如果这龟灵圣母逃走,自己岂不是渎职?圣人大老爷就交给自己这一个任务,现在如此,岂不是要遭受惩罚么?
  那童子赶紧随手一招,把念珠拿在手中,随后打开包袱,那童子瞬间面如土色,龟灵圣母本就在这包袱之中,现在包袱之中空无一物,那肯定是被龟灵圣母逃遁了,自己这次渎职是肯定的了,那童子就在愣在那里发呆之际,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可怕的事情。
  原本这包袱之中好像还有一个洪荒异种的蚊子,当年大老爷非常看重这蚊子,说是这蚊子有到达圣阶之资,现在也是不见了,一下子让西方教损失了两位有圣阶之资的人物,想到即将面临的惩罚,这童子不禁的抖若筛糠,连战立的力气都没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就在这童子双目无神的坐在地上,面若死灰的想着心事之时,突然一下从地上坐起,这童子突然想起一事,自己西方教镇压气运的法宝就在自己身侧,自己刚才只顾着检查龟灵圣母和那只洪荒异种的蚊子了,却忘记最重要的十二品功德金莲了。
  念及至此,那童子赶紧朝着原本存放十二品功德金莲的地方看去,只见一只是寻常蚊子百倍大笑的蚊子,正趴在十二品功德金莲上,努力的吸这十二品功德金莲的本源,原本金灿灿的十二品功德金莲,现在只堪堪剩下九品,而且光芒还极为的暗淡。
  “大胆孽畜,居然敢图谋我西方教重宝,看我不收了你!”
  那童子见此,心中慌乱之下,不由的大喝一声,然后打出法决,驾驭这接引道人的念珠,朝着那蚊子就打去,而那蚊子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在念珠打来之前,就已经振翅飞走,那童子毕竟不是这念珠的主人,而且这蚊子也不像李靖一般,冒犯了这念珠,故此念珠也没爆发全部实力。
  就是如此,那蚊子虽然没有李靖的纵地金光术的速度,但是却安然无恙的逃离了念珠的攻击,而此时的那个童子,看着蚊子远去的背影,再次颓然看着已经少了三品的功德金莲,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此时不是自责的时候,对于这童子来讲,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仅剩的九品功德金莲带回西方教,万万不能再有所损失。
  且说接引道人,正准备降落在元始天尊身侧,突然神色巨变,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留在镇压龟灵圣母的念珠有了异动,还没等接引道人掐算为什么念珠由此异动之时,接引道人的神情更加的阴沉下来,也管不了许多,直接朝着封印龟灵圣母的地点而去。
  接引道人在阐教众人的上空,阐教的元始天尊以及老子都感觉到了,原本已经准备好迎接接引道人,可是还没等做出动作,此时接引道人就化作流光,迅速消失,这种现象让元始天尊以及老子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不解的神色。
  而就在这时,李靖自地面之下钻出,此时的李靖面色煞白,嘴角的血迹也没来得及擦拭,听李靖的气息也是有些粗重,不难看出此时李靖受了极重的伤势,不过也就是李靖的肉体强横,故此才显得没有那么虚弱。
  “李靖,为何会如此?”
  面对元始天尊的询问,李靖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总不能说自己拿落宝金钱落圣人的法宝,没有成功,然后被激怒的法宝全力一击,打成重伤吧!不过此时元始天尊询问,李靖还不好不回答,正在李靖犯愁之际,突然感觉气血翻涌,李靖再次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李靖也装作说话都没有力气的样子,软软的倒在地上,心中暗暗思忖,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就算元始天尊好奇自己为何会如此,这回想来应该不用自己解释什么了吧!
  果然如李靖所料,元始天尊却是没有再问什么,直接一拂手,给李靖喂下一粒丹药,皱着眉头开口道:“还是算了,也不用开口了,此时你安心恢复伤势,大战在即,此时正是用人之刻,这颗丹药乃是我师兄得意之作,今日算是便宜你了!”
  就在李靖服下这颗丹药之后,李靖就感觉丹田之中有一股柔和且温润的力量升腾而起,李靖搬运这力量游走全身,特别是后背的地方,每次这股柔和力量运转一圈,李靖的伤势就好了一份,短短的一刻钟,李靖就感觉自己伤势至少痊愈三成。
  李靖见次,大喜过望,要是按照各个程度,自己的伤势,也就个把时辰,就会痊愈,而且现在正是与截教对战之际,想来也不会想着询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