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愿吾道自长夜点起星辰之火焰
  紫霄宫,紫竹林,竹屋内。
  魁梧老道与青年道者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
  李长寿挥手散掉了面前的画面,仿佛此时正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没什么关联。
  鸿钧露出几分微笑,却又主动在背后浮现出了刚才李长寿点出的情形:
  这般情形,就仿佛一只沙漏,等沙漏的沙子倒完,就会出现什么恐怖的事件。
  博弈。。。
  两者依然在博弈。
  鸿钧借此对李长寿施压,而李长寿却淡定地坐在那,仿佛对这般并不在意,只是低头看着桌面所显猴子的情形。
  “道友……不阻止贫道?”
  鸿钧略有些纳闷地问了句。
  李长寿点点头,淡然道:“道友大可随意施为,稍后我出手抹杀道友,与道友多强并没有太多关联。”
  鸿钧道祖当真有些气乐了。
  “此前贫道一直觉得,长寿你智谋出众、道心沉稳,不曾想还有个嘴硬的脾性。”
  “道友道心已被我扰动,”李长寿道,“我这假身提前来紫霄宫的目的,已是完美达成。
  道友布局这么多年,提前收尾效果似乎会打些折扣。
  天道意志还没成长到你理想中的状态吧。”
  “不错,尚未吸纳足够的自由意志。”
  鸿钧道祖此时也很坦然,道:“但差之不多,为了提防你的底牌,贫道可以做出这般牺牲,不去追寻这份完美。”
  李长寿笑道:“其实我可以再等等,等道友培养出完美天道再吞噬天道,然后再对道友出手。”
  鸿钧目中流露出几分思索,细细梳理着李长寿今日所说的话语,缓声道:
  “你是想,让生灵误以为天地为虚假,从而顺利重开一界?”
  “怎么会,”李长寿叹道,“天地间最真实的便是天地,它客观存在,如果没有道友强行掌控,一路铺剧本,也不会随生灵主观意志转移。
  生灵们求的是自由,天道要做的只是给这份自由加一个界限。
  道友却将天地据为己有,就如地主一般,将生灵当做了你的佃农,其实只是这里不对。
  我真的没必要针对天地,相反,我还会去在道友之后,继续守护这个天地。”
  鸿钧又道:“若按你刚才所讲的那个故事,这天地本就是我们创造。”
  “不,你错了,浪前辈只是给天地添加了一个定义,嵌入了底层逻辑思维,这天地本可以有其他称谓。
  你们只是给创世神命名为盘古,并没有造化盘古神。
  盘古神是这个世界的造化,浪前辈所做,只是告诉世界——你还可以这么走,仅此罢了。”
  李长寿淡然道:“天地的演变,是无数真灵聚集成的多真灵生命主动、被动开辟的,是单个真灵生灵不断努力,一步步演化到今日的。
  浪前辈对这个天地,无功也没有太多过错。
  而道友在吞噬掉浪前辈之后,已是天地间最大的罪。”
  ——多真灵生命主动开辟,指盘古神砍先天神魔;同理,被动开辟指先天神魔被盘古神砍。
  鸿钧笑而不语,轻叹道:
  “长寿,古往今来,你算是与贫道最相近的生灵,也是第一位点破了贫道跟脚的生灵。
  当真不考虑考虑,与贫道联手,打造一个永不落幕的天地吗?”
  “生灵因生老病死而真实,天地因诞生寂灭而存在,”李长寿道,“道友不必多说了,看悟空吧。”
  鸿钧笑道:“你想何时对贫道出手?”
  “一是道友忍不住对我出手时,我会直接出手;
  二是道友动手干涉接下来发生的事,我会直接出手。”
  李长寿看了眼鸿钧,淡然道:“作为半个同乡,我最后定给道友足够的体面。”
  鸿钧笑道:“那作为半个同乡,贫道会在你对贫道出手后,用出全力抹杀你,这是你老师都不曾有过的待遇。”
  “那我是不是,还要多谢道友的这份认可?”
  李长寿拱拱手。
  鸿钧做了个请的手势。
  “看戏吧,我倒想看看,你调教出来的悟空,如何去冲击你立下的天庭体系。
  这场戏贫道其实也期盼了许久。”
  李长寿:……
  啊,这个老心理扭曲。
  “可能要让道友失望了。”
  李长寿笑了笑,凝视着下方的情形。
  鸿钧也将目光挪向了花果山……
  那里,孙悟空自山崖上一跃而起,握着金箍棒冲向了天穹,天空已有十数名天将组成十二天斗大阵,朝孙悟空镇压而来。
  气势恢宏,似是要将天翻地覆。
  鸿钧淡然道:“孙悟空只要打杀了些天兵天将,对道友来说,这一阵就已是输了吧。”
  “这无关输赢,”李长寿叹道,“只是会让我心底感觉有些别扭。
  可道友,你之前不断出手,将孙悟空和天庭推到了这般地步,这也怨不得悟空。”
  鸿钧笑道:“说是如此说,你心底定会有些郁闷,这就是你的缺点,太过在意无关生灵的死活。
  这对你我而言,本就没什么意义。”
  “不,我于洪荒得道,洪荒生灵尽与我有关。
  而且道友如何知晓,我在此事上就没了后手?”
  李长寿如此反问一句,嘴角突有笑意绽放。
  鸿钧面露思索,凝视着花果山上空的情形,此时也不再多说。
  那里的情形变化,也直接反应了,李长寿对此事的谋算程度,间接证明李长寿是否有对付他这个道祖的底牌。
  摸不准、猜不透,这才是鸿钧此刻最忌惮的。
  而李长寿,此刻是真的气定神闲。
  ……
  花果山上,石猴的低吼声令天兵天将心底不断轻颤。
  十几位金仙境天将布下大阵,将孙悟空暂时困在其中。
  外人只能见一团暗红色的火焰左突右冲,而那十多位金仙已是难以支撑,少数几人被大阵的反噬之力震的口吐鲜血。
  高空中,李靖低头注视着这一幕,身前那‘太白真君’已没了影踪。
  孙悟空实力为何突然提升了这般多?
  李靖心底泛起了种种念头,但他迅速将这般不恰当的念头收了起来,开始调拨高手。
  战阵,算是天庭对付洪荒炼气士高手的‘独门秘籍’,压制大罗境高手已非一次两次。
  当下,三十六天将组成天罡阵,将那十数名即将支撑不住的天将一同包裹其中。
  李靖一声令下,那十数名天将同时后撤,默契且迅速地脱离了天罡战阵范围;天罡战阵随之闭合,三十六名天将齐齐发力,镇压孙悟空。
  孙悟空瞠目欲裂,金箍棒近乎被他捏碎,举着这杆铁棒不断强冲!
  迷迷蒙蒙间,他听到了那些呼喊声——
  ‘天庭好**诈!竟用这般恶计毁我妖族!’
  ‘大王快走!大王快……不要扔下小的,大王!’
  ‘我家大王是齐天大圣!’
  睁开双眼时,痴愣地站在悬崖边,看着眼前如炼狱一般的情形。
  他的花果山!已经崩碎的花果山!
  他的猴子猴孙!尸骨无存的猴子猴孙!
  天庭、天庭、该死天庭!
  “啊!”
  石猴双眼沁出一滴滴金色鲜血,浑身被七色霞光包裹,一股股浩瀚法力朝四面八方涌去,那铁棒扫过之地,乾坤都出现了层层褶皱。
  大罗之力!
  他已是没了多少去思考的能力,谁也无法劝他冷静。
  他要打去天宫,打去凌霄殿!
  去找那玉帝老儿问问!
  什么公平、什么生灵,什么主宰!
  凭什么就覆灭他花果山!凭什么就定他猴儿生死!
  “滚开!”
  “镇!”三十六天将震声怒吼,天地间出现浩荡天威。
  孙悟空身形被直接压下,但只是压下数丈,他身躯突然凝固,面容上出现一层火焰般的面纹,再次挺身而起!
  高空中,李靖眉头越皱越紧,他抬手、落下,又是一批天将开始布置小周天大阵。
  “调一部天兵组十万天兵阵,准备镇压孙悟空!”
  “喏!”
  背后有天兵天将轰然应诺。
  而李靖抬头看了眼东天门的方向,目中带着几分恼意;那假太白,弄了这般烂摊子就直接走人。
  这孙悟空明显有些异样,多年征战养成的直觉告诉李靖,今日若是处置不当,己方说不定会出现巨大的伤亡。
  与此同时;
  中神洲上空,那保持着极速飞掠的身影也在低吼。
  这道身影背后是玉泉山,其师玉鼎真人的洞府。
  耳旁还有玉鼎真人的叹息声,以及那几声叮嘱。
  “这玉符是真,按他所说去做,不必多问为什么……如果这世上还仅存最后的正义,那一定是在此人身上。
  给你玉符的道者,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族生灵。
  为师修的是心之道,对他的心,最是憧憬。
  他是你一家的恩人,也是生灵最后的希望,去吧,帮他做些事。
  名字?
  他叫李长寿,又叫李长庚,是真正的太白金星。”
  李……
  ‘杨戬,你可知罪?’
  想起来了!是他!
  杨戬攥紧双拳,略有些痛苦地低头嘶吼,心底出现的那些碎片迅速汇聚,凝成了一道道身影。
  那个喜欢假扮老道的青年道者!
  一巴掌将他拍在云上的老神仙!
  安排了他一路,定下了他命途,最后却又将所有东西还给他的混蛋。
  那个,在六道轮回盘内,给他那只锦囊的道者!
  玉符中是一封信,一封写了密密麻麻六十多种可能性的信,还让他一一去对应,找到符合现在的局势。
  他还真的找到了一条可能性组合,是第二大类的第十七条——
  而在这一条可能性后跟着的解决方案,竟然是:
  杨戬赶去玉泉山的时候,看了眼其他可能性,后面跟着的解决方案都很简单,大致归类于三大类:
  、、。
  细分还有更多细节。
  其上对应的那些条目,竟是将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形都考虑了一遍。
  真够了!
  有这么留末日锦囊的吗?这要是没时间去看里面复杂的内容,岂不是就被坑了?
  杨戬嘴角微微抽搐,心底像是出现了一声叹息,那个记忆中的嗓音读着那玉符后面坠着的两段话语。
  ‘杨戬,见信如面。
  你可能已不知我是谁,天道应该会清洗掉生灵关于我的记忆,不过你师父应该会知晓。
  看到这些时,如果你行动未受限制,可以去玉泉山,让你师父玉鼎师兄验证这玉符,这是最有效的办法。
  这天地出了些问题,表面上看可能不觉得有什么,但差不多已病入膏肓。
  有个意志凌驾于众生之上,天庭也不过是他的工具,众生尽皆被他掌控,天地必须朝着他定下的方向演变,而这个演变在几千年后,可能就是洪荒破碎成无尽星空。
  这意志就是天道和道祖的组合。
  你记不得我是谁,可以说一定程度上是我们败了,但这也在我另一套方案中,不必太担心,我会回来的。
  帮我个忙,去做符合此时天地情形之事。
  这是一团火苗,虽然相对于生灵要面对的那股力量,这火焰很微弱,但一定会引起一些共鸣,为生灵点燃反抗的火焰。
  做这些就足够了。’
  在这段话语之后,又在玉符角落硬挤了一段:
  ‘若你行动受限,就不要去冒险做这些,随机应变、以自保为主。
  其他事让我来做就可,你不必背负太多。
  你和孙悟空一样,都是我喜欢的神仙。’
  这……
  杨戬眉头紧皱,心底那些记忆已是连成一串,那种撕裂神魂的痛苦也已退散。
  他额头神眼骤然打开,因急速,身周的仙力与灵气摩擦出现了一缕缕火焰,让他长发飘舞间宛若火焰中走出的天神。
  东胜神洲!
  东胜神洲!
  花果山!花果山!
  杨戬眉头一皱,神眼已看到了此时的情形。
  那孙悟空身周包裹七彩霞光,身形约有百丈高,头顶有着一层又一层的阴云,其上站着密密麻麻的天兵天将。
  一束束仙光凝成数百条锁链,缠绕在孙悟空身上,孙悟空在不断挣扎,那锁链岌岌可危,天上的天兵天将面色煞白。
  李靖正祭出手中的宝塔,朝孙悟空镇压而去。
  好强的灵力……
  似乎这些灵力是被强加给孙悟空的,孙悟空还不能直接掌控。
  杨戬顿时明白了什么。
  既然如此、既然如此!
  锵!
  三尖两刃枪发出一声颤鸣,杨戬身形划破天穹,直冲花果山!
  正此时!
  孙悟空低头怒吼,双手突然高举,那些缠绕在身的锁链顷刻崩碎了大半!
  大批天兵天将被反震之力震到吐血负伤,更有大批天兵直接昏阙,那连绵阴云迅速退散!
  孙悟空仰头狂躁地怒吼,抓着一同变大的金箍棒冲天而起。
  “镇!”
  李靖张口低吼,古塔化作千丈高,对孙悟空镇压而去,将孙悟空身形吞没其中。
  但只是一个呼吸,塔顶骤然被掀翻,那孙悟空恢复成常人大小直接钻出,高举金箍棒冲向李靖!
  铮!
  琵琶琴弦震颤之声响起,一道透明的刀刃拉开数百丈长短,对孙悟空镇压而去。
  孙悟空那双血红的猴眼眯起,骤然变招,一棒将这刀刃敲碎,冲势却是被阻拦。
  李靖身后转出四名披挂戴甲的天神,各自身形魁梧、面容凶恶,或手持宝琵琶、或掌托风火剑、或手臂缠绕赤蛇、或高举琉璃宝伞!
  四大天王,魔家四将!
  封神截教仙,正式出手!
  “妖~猴受诛!”
  增长天王魔礼青拿捏强调大吼一声,手中宝剑照出道道光束。
  又有琵琶奏起乱弦,漫天利刃对孙悟空激射;
  赤蛇化作数百丈长短,吐着蛇信伴在这些利刃之后,张嘴咬向石猴。
  那琉璃宝伞滴溜溜地旋转,一缕缕波痕荡漾开来,在不断冲击孙悟空元神。
  孙悟空一甩右手,背后浮出那已化作纯金色的不灭金魂,自空中一跃而起,直面四天王攻势!
  我辈何过,天何以罚!
  我辈何错,天何以诛!
  “呔!”
  电光火石、瞬息交错,四大天王竟尽数被撞飞,各自吐血的吐血、怒骂的怒骂。
  孙悟空呲出锋锐尖牙,目光死死盯着李靖,身形一步跃起,金箍棒砸向李靖头顶!
  李靖冷哼一声,左掌握住腰间佩剑,身形随拔剑的动作骤然前冲!
  此为,度仙之剑!
  但只是一个照面,李靖身形就被那七彩霞光毫不讲道理的震飞。
  他终究还是不擅武斗。
  孙悟空得势不饶人,身形疾闪而过,追上李靖倒飞的身形,举棒前砸。
  东天门处,蹬着风火轮飞窜的哪吒看到这一幕,禁不住咬牙疾呼:
  “死猴子你敢!”
  凌霄殿内,玉帝攥起的拳头在轻轻颤抖,双目之中的火焰时隐时现。
  道祖,你做的好事!
  假太白已重新站在他侧旁,看似只是闭目轻笑,实际上却在盯着这位玉帝陛下。
  说时迟,那时快!
  孙悟空铁棒已对李靖额头落下,目中的怒火让孙悟空没有任何犹豫,就是想打死这天庭仙神,去给他猴子猴孙陪葬!
  但!
  噹——
  一声兵刃相交的声响响彻东海之滨。
  已紧闭双眼的李靖、已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孙悟空,同时看向了横在铁棒之前的长刃!
  那青中带金的枪杆纹丝不动,一缕战盔的红缨在旁轻轻飘动。
  枪是什么枪?三尖两刃枪!
  将是哪般将!真君属二郎!
  杨戬站在李靖身侧,身后是一溜残影,三尖两刃枪被他双手紧握,明明用了九成力道,却依旧有轻描淡写之感。
  三尖两刃枪轻轻一震,孙悟空被挡退半丈;
  杨戬长枪横拍,三尖两刃枪将李靖温柔地拍飞。
  杨戬英俊的面容满是冷峻,注视着眼前这只石猴,淡然道:
  “你今日的对手是我,孙悟空。”
  孙悟空握紧金箍棒,低声喝问:“为什么!我已归天庭,天庭灭我花果山!”
  “天之道,不需对你解释。”
  杨戬心底盘旋着玉符中的几句话语,淡然道:
  “生灵都是在天的庇荫下生存,而天庭背后,就是天的意志。”
  孙悟空闻言不怒反笑,又仰头大笑,眼角一滴滴血泪滑落。
  “天,狗屁的天!哈哈哈!
  都说老子天生地养,老子的性命与天何关!
  我今天就打碎这天庭,去找天要个说法!”
  吼罢举棒前冲,正要与杨戬大战,空中却又有一团黑影扑下,一枪将孙悟空砸下云头!
  哪吒!
  此刻哪吒浑身被煞气包裹,长发在背后不断飘舞,身上的莲花战甲已燃起了漆黑火焰。
  他肩膀一抖,现出六臂法身;
  左右扭头,凝出怒、嗔、静三面。
  手腕上的手镯不断闪耀光亮,却又被他直接取下,放入了怀中。
  “孙、悟、空!”
  哪吒低头注视着下方同样愤怒的猴子,身形再次冲下。
  “你敢伤我爹!”
  孙悟空也不言语,与哪吒正面对冲,直接拉开大战,万里空域被斗法余波惊扰,灵气沸腾、生灵惊惧。
  杨戬微微皱眉,但见哪吒此时实力全开,以伤换伤,却只能与孙悟空相持不下,而孙悟空身上的伤势总能极快的恢复。
  是孙悟空体内的那股灵力,那股堪比大罗金仙后期法力的灵力。
  罢了,虽以二敌一有些不妥,但那几句台词还未念完。
  嗖——
  杨戬持枪加入战团,虽被哪吒气恼地骂了两句,却将孙悟空稳稳压制。
  而李长寿让杨戬对孙悟空说的那几句话,就这般说了出来;
  由此地大战传遍三界,落在那些关注此地战局、关注九天之上情形的生灵耳中。
  “孙悟空,天要灭你花果山,你竟胆敢不服。”
  “若无顺天意,天自当灭之。”
  “这,就是天道。”
  天道?
  圣母宫,斜靠在宝座上的圣母娘娘目中渐渐燃起火光。
  紫霄宫中,鸿钧似笑非笑地看着李长寿,那表情似乎想问——这就是你的计谋?
  李长寿淡定一笑。
  他此举,只是借杨戬压孙悟空时,说出这些话语,激发生灵对天道对天庭的不满,让生灵不忘与天地抗争之志。
  抹杀道祖固然重要;
  在抹杀道祖之后,构建出一个稳定、自由、有规矩的天地,更重要。
  不过,李长寿眉头一挑,突然感觉有些东西好像在变化。
  鸿钧也是眉头微皱,看向李长寿。
  “你做了什么?”
  鸿钧道祖冷然问。
  “这,并非是我在谋算,”李长寿凝视着鸿钧,“要对付道友,我一人足够了。”
  他话音刚落,那桌面的云镜出现了一缕缕涟漪,一抹奇特的道韵在天地间展开。
  地府,轮回塔。
  那落发之后的青年僧人拈花含笑,静静坐在轮回塔顶层居中的蒲团上。
  一旁的青毛大狗哆哆嗦嗦问一句:“主人,真、真要这么干啊?”
  “做。”
  地藏缓声道:“我虽对他意见颇多,但此时他是为生灵而战,总不能让他孤军奋战。”
  “不是,人说不定不用你出手啊!”
  青毛大狗着急地喊着:“您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嗯?”
  地藏默默放下手中花瓣,在袖中掏出了一口铁锅。
  谛听哆嗦了下,对地藏呲牙咧嘴了一阵,懊恼地骂一句:“真就……行吧,本来我还以为太白金星这家伙会将我当法器用,在大战之后给生灵说几句安慰的话。
  没想到,最后用我这一招的,是我家傻主人。”
  地藏笑道:“我做何事,不必看任何人脸色,这天地已到了这般地步,我总该去做些什么。”
  “行吧,行吧!”
  谛听走到地藏身后趴下,闭上双眼,六只小巧的耳朵轻轻颤抖,浑身青毛光芒大作!
  “要死一起死,反正都赖你。”
  神通:聆听万物心声!
  逆神通:对万物倾诉心声。
  地藏轻轻吸了口气,那温润的嗓音传遍三界生灵心底:
  “天有私欲,生灵灾厄。
  吾地藏,西方教接引圣人之弟子,主轮回塔,补六道轮回;
  今日不忍生灵苦难,反天与道祖鸿钧一战。
  愿以薄命燃蓄生灵不屈之意志;
  愿吾道自长夜点起星辰之火焰。
  生灵当自立,天道当自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