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论道鸿钧!(下)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正文卷第七百五十四章论道鸿钧!不是!
  虚菩提……长庚师弟啊?
  这、这这?
  灵山主殿,多宝佛祖那用灵宝堆砌出的法身面无表情,本体躲在法身中满脸苦相,不断拍着自己的肚皮。
  他之前,看虚菩提在莲花池旁孤独寂寞,还过去调侃了一波!
  莫名感觉有些羞耻呢怎么。
  多宝心底呻吟一二,又将目光落在那朝着天穹冲去的身影,感受着那份与众不同的大道道韵。
  他突然明白了,那句‘从未离开过’是什么意思。
  明着远遁,暗修土洞!
  远古时他跟人抢宝物时常用的招式了!
  长庚定是早早就将虚菩提取而代之,用了高明的手段伪装成了虚菩提的模样。
  不过话说回来,长庚师弟解空大道也到了这般地步,当真有些匪夷所思。
  还有那悟空之事。。
  作为佛门之主,多宝道人自是明白猴子、金蝉的重要性,天道之前已差不多明示;他掐掐手指推算一下,天道对西游的安排就展露在面前。
  现在是什么情况?
  天道寄予厚望的西游劫难主角,跟着菩提老祖、也就是长庚师弟修行了数百年!
  这等同于两耳光打在道祖脸上。
  道祖从远古到现在,哪里受过这委屈?
  此时此刻,多宝道人只能将万千话语汇于一声:
  ‘妙啊长庚。’
  可惜,此时不能直接说出来。
  长庚不让他们掺和接下来的大战,多宝道人却也有自己的打算,比如去找机会搭救下自家师尊什么的。
  但多宝细细思量,却又觉得,自己此时做什么都是错的。
  若长庚能赢道祖,一切问题自都不是问题;
  若长庚输了这一阵,自己就算找到了师尊,也无法将师尊救出来,救出来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万千生灵命途,皆系于长寿一人之上。
  解空大道……莫非是要给天道搞一个【空空如也】?
  多宝轻轻呼了口气,心底倒是颇有感触,念头十分复杂。
  多宝的目光透过法身、透过大殿、透过灵山大阵,看向了正在高空中闪耀光亮的那颗星辰,目中带着几分期待。
  李长寿身形急速上升。
  他能感觉到自前方而来的压力,前方出现了层层叠叠的阻隔。
  灵气、天威、天道之力、道则之力……
  飞得越高,所要面对的阻力也越强。
  道祖似乎……还没调整好心态面对自己。
  此时不必藏着掖着,李长寿仙识展开,扫向了花果山处。
  那里战火仍未停歇,妖族的反抗已十分微弱,只剩下最后的剿灭。
  孙悟空在那悬崖边昏睡着,体内的灵力潮汐已消退了许多,身周出现了七彩霞光,那真正的齐天大圣,已是要在这种情形下出世。
  这猴子……
  李长寿头顶突然出现了一口漩涡,其内散发出浓烈的天道威压。
  他犹豫了一阵,在漩涡前左右打量、细细推算,仔细观察漩涡的灵力构造,思索着自己冲入其中之后,可能会出现的种种情形。
  总不能,敌人给开一个传送门自己就往里面去,万一里面是什么陷阱,那自己不是亏大了?
  绝对不能低估任何对手,尤其是道祖这般,最有可能出其不意的存在。
  就这般,李长寿仔细观摩了有片刻。
  一直到不少关注此地的大能明白了他这是小心谨慎,齐齐抬手扶额;
  一直到道祖嘴角疯狂抽搐了几下,抬手挥洒,将那漩涡的外相扫平,露出其中的门户。
  简单、清晰、直接的,将其内的构造展露给了李长寿。
  李长寿感应了一阵,这才淡然一笑,风轻云淡地迈步踏入其中,身形消失不见。
  虫鸣鸟啼之声自前方而来,那片熟悉的竹林飘来了淡淡的清香,让他略有些恍惚,宛若回到了上次来紫霄宫的情形。
  “李长寿。”
  呼唤声自前方而来。
  李长寿脚下一顿,周遭出现了一片片迷雾,脚下的土地化作暗红色,仿佛置身于一处上古遗迹。
  向前迈出半步,周遭景色再次变化,喧闹的人声自远而近,一个恍惚,已到了一处喧闹的坊镇。
  幻境?
  李长寿笑了笑,并未去破这般幻境,就这般一步一顿,朝前方慢慢行去。
  花花世界迷我眼,道自于我心中留。
  若是去破这些幻境,就证明这些幻境是存在的,反而会将自身困入其中。
  很高明的陷阱。
  李长寿道心巍然不动,只是不急不缓地向前行走,待走出了第三十三步,那些幻象尽皆消散,前方已是那小小的竹屋。
  那身形魁梧的老道黑着脸,低头凝视着门外的李长寿,没好气地道一句:
  “进来吧。”
  李长寿拱拱手,自顾自地走到了道祖面前的矮桌旁,也不等道祖招呼,盘腿坐了下来。
  有个细节——矮桌上此前一直摆着的造化玉碟,此刻已消失不见。
  道祖双眼微微眯了下,凝视着李长寿,似是想确认李长寿的身份。
  李长寿缓声道:“道友,别来无恙?”
  “哼,”道祖冷然道,“你竟如此戏耍贫道!到底是从何处来的自信,觉得贫道不会对你那些亲朋好友出手。”
  李长寿言道:“三界生灵,于道友眼中自是蝼蚁,翻手可覆。
  也正如此,道友其实不会去跟蝼蚁一般计较。
  那凡俗噪杂之声,正义也好、邪恶也罢,反天也好、顺天也罢,道友都只会觉得他们吵闹。
  这是生命层次的不同,道友居高而不临下,自不会与他们为难。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必要。
  若道友真的用这般手段胁迫于我,道友已是失了道心恒定,如此就已输了一半。”
  鸿钧道祖面容恢复此前淡定,目中流露出几分玩味,言道:
  “长寿,你似乎有了对付贫道的手段。”
  “这个自不能告诉道友,”李长寿摇摇头,又笑道,“此前你我对弈三阵,不如今日再补上两阵,你我就此分出个上下输赢,五局三胜。”
  鸿钧缓声道:“道友似是有耍赖之嫌。”
  李长寿却是丝毫不让:“昔日,道友以天罚覆灭截教,暗中偷袭通天师叔以得局势归于道友掌控,似乎才是真的耍赖。”
  鸿钧不由默然,凝视着面前这个青年道者。
  这只是李长寿的假身。
  且这个假身在洪荒中已近千年,李长寿做了什么、安排了什么,天道丝毫无察,这就是道祖此时的忌惮。
  尤其是,李长寿的性子……
  “道友如今莫非已是有九成八的手段对付贫道?”
  “差不多,”李长寿目中有微弱光芒闪烁,嘴上直接承认,却更让道祖摸不准。
  竹屋中陷入了沉默。
  李长寿自顾自地在袖中取出了一套茶具,随手在外摄来了两片竹叶,当做茶叶冲泡。
  他安安静静地摆弄着,神态自若、神情放松,全然没有半分胆怯,也没有任何顾虑,仿佛就是来给道祖泡茶喝。
  空城计。
  “道友请,”李长寿将一杯茶缓缓推了过去。
  鸿钧伸手接过,摆在自己身前,突然又轻笑了声:“既如此,你我聊聊吧。”
  “道友想从何处聊起?”李长寿面露思索,“我知道的,好像有些多……基本已是摸透了道友的跟脚。”
  “那家伙留下的讯息?”
  “一半,”李长寿道,“应该说是一小半,另一半就写在了这天地间。
  有句话用在这里似乎不太妥当,人在做、天在看。
  道友所做的一切事,在洪荒天地间都有记忆,就刻在大道之门内,存在于那些大道之上。
  是了,道友对这一块理解不深,毕竟道友拥有造化玉碟,可用造化玉碟推演三千大道,也可用造化玉碟补全天道的同时,占据天道主导权。”
  鸿钧缓缓点头,目中流露出几分了然。
  “看来,均衡大道给了你不少好处。”
  “不,”李长寿淡定地说出了个小秘密,“是灵娥的道。
  灵娥以抄写稳字经入道,但她的道跟稳字经却没有太多关联,她的道在于抄写的形式,在于每次被我罚时,抗拒又无奈,又不得不去抄写经文,从而得出的感悟。
  这条大道,我称之为读写之道,或是阅读之道。
  但灵娥境界太低,尚未发现自身之道的奥秘;这条大道有个奇妙的用处,便是能读懂万物承载的信息。
  我暗中修行了她的大道,由此才有了道境上的飞速突破。
  这其实是我最大的底牌之一。”
  鸿钧道祖有些哭笑不得,叹道:
  “贫道今日的被动,竟然源于灵娥之道?贫道何曾将她看在眼中,不过是将她看做是你的附庸生灵。
  不曾想……
  不愧是你,竟能逼自己师妹修得这般道境。”
  “道友谬赞,”李长寿露出几分诚恳的微笑,“是她悟性惊人。”
  “好一个悟性惊人,”鸿钧微微眯眼,“那你呢,你觉得自己悟性如何?”
  李长寿沉默了少顷,叹道:“朴实无华,金仙前很多顿悟其实是道友点拨,金仙劫之后许多感悟来自于均衡道本身与我相合。
  道友若是不知道聊什么,不如我来开个头。
  聊聊浪前辈吧。
  他叫什么?”
  “你既叫他浪前辈,那就叫浪吧,”鸿钧叹道,“这算是我老友,只是原本一直在上古伏羲的体内。
  是了,第二元神法。
  你便是用第二元神法与天魔之道,将虚菩提取而代之。”
  “其实不是,”李长寿道,“我用的是与第二元神法相近的拟态元神法,这也是纸道人之道的隐秘。
  想必道友早已知晓。”
  鸿钧道祖笑道:“你果然悟到了。”
  李长寿眉角一挑:“道友果然早已知晓。”
  而后这两个道者各自轻笑,倒是默契颇足。
  鸿钧道祖微微叹了口气,缓声道:“长庚……长寿,其实你我不必走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你想让天地与生灵互相均衡,这些其实都可以谈。
  只要你能给出能让贫道感到威胁的筹码,贫道自会向后退几步。”
  李长寿正色道:“道友其实不必用这般说辞,我的底牌就摆在这,此时不过是想给道友最后的体面。
  若道友就此放开与天地本源的关联,我自然会留道友性命。”
  鸿钧笑道:“这般大话,莫非只是为拖延时间?”
  李长寿笑道:“拖延又能等来什么时机?此时凭借这条解空大道,道友已无法将我彻底抹杀,只能封禁,而这不过是我一个假身。
  我确实有充足的准备,可以强行镇压道友,此时不过是……念些旧情。
  道友其实不算凶恶,只是掌控天地惯了,对生灵少了敬畏之心。”
  “敬畏?谈何敬畏?
  生灵不过草芥,贫道也不过蜉蝣,天地才是永恒。
  是这天地造就了生灵,给了生灵容身之所,生灵却以私欲不断掠夺天地,让这天地不堪重负。”
  “道友就是最大的掠夺者吧。”
  “不,”鸿钧凝视着李长寿,“贫道并未掠夺。”
  “只是掌控?”
  “掌控有何错?”
  鸿钧如此反问,又道:“天地需要一个掌舵者,生灵需要一个监护者,天地与生灵之间需要的并不是均衡,而是划清界限、彼此敬重。
  若无贫道,这天地早已失控,根本不会有今日!”
  李长寿辩驳道:
  “并未发生之事尽是虚妄,道友拿此时天地作为自己的道果,未免有些太过自大。
  而今天地间,固然是按道友给的剧本走到了今日,但所发生的一切,除却这个剧本的框架之外,都是生灵在向前行走。
  甚至,这天地、三界生灵有很多次机会,去走更能和谐共处的方向,却被道友修整到了这般地步。
  这不是掌舵,也不是监护。
  这是给天地以枷锁,给生灵以囚笼,所要满足的,不过是道友那份争强之心,不过是道友心底的私欲。”
  鸿钧道:“生灵之力就如你老家古时的黄河之水,若无堤坝巩固,早已泛滥成灾。”
  李长寿道:“可黄河堤坝自下游平地而起,悬于地面上,黄河之水若再泛滥,后果不堪设想,与其给予堤坝,不如防护上游水土。”
  鸿钧又道:“黄河浑浊,本就是生灵活跃的后果,生灵的贪婪造就了那片赤黄的高地。
  又如那条南边的大河,生灵逐水而居、占据河道附近沃土,洪水侵漫又如何能怪河流不义?”
  李长寿话语一顿,言道:“可天道并非河堤,道友偷换了概念。
  道友的天道护持的是天地,护持的是那条河本身;
  而河堤的存在,是为了保护沿河百姓。
  一场洪水是天灾也是人祸,生灵掠夺自然、得了自然的报复,这也是生灵之道的均衡之理。
  生灵与自然的关系本就难以一言以概括,这也是生灵应去寻找的答案。
  动态中找寻平衡,变化中探索路径。
  我并非觉得生灵所求便是对的,也不觉得生灵所做便是正确,试错必然需要付出代价,但总好过一潭死水、静等腐臭。
  不对吗?”
  鸿钧笑了笑,摇头道:“你我果真道不同。”
  “此时论道尚早。”
  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与鸿钧一同端起茶杯,各自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言道:
  “还是此前的问题,你我不如再博弈两阵。”
  “哦?”
  道祖笑道:“哪两阵?”
  “第四阵,孙悟空大闹天宫,”李长寿道,“就看他能否打入凌霄殿。”
  鸿钧淡然道:“这无甚意义,你不过是想用这般形式,护住孙悟空性命,莫让贫道直接打杀了这枚已坏了的棋子。
  道友,当真是性情中人。
  不必有第四阵,贫道就与你看这场戏,看天庭局势如何发展。
  若贫道出手干预,便是贫道输了这一阵,如何?”
  李长寿嘴角一撇,言道:“那我就占这次便宜了。”
  鸿钧笑而不语,抬手点在面前的桌面上,其上荡起层层涟漪,现出了孙悟空昏睡的情形。
  竹屋中又安静了下来,在等猴子睡醒。
  就这般过了片刻,道祖缓声道:
  “你刚才提到了浪,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好说,”李长寿道,“若是在上辈子遇到浪,我应该不会跟他有什么交集。”
  鸿钧笑道:“哦?是因羲和之事?”
  “不是,”李长寿摇摇头,“我上辈子的朋友中,也有私生活不检点之人,但那是他们个人的隐私。
  我虽然是个价值观保守主义者,但并不会因此而断绝往来。
  道友,如果我推测不错,浪上辈子有些不得志吧。”
  “可以这么说,”鸿钧叹道,“他当年对我说过前世之事,他总有些心意难平。”
  李长寿道:“所以自杀了?”
  “哦?”鸿钧面露思索,“自杀?贫道倒是不知此事。”
  李长寿笑道:“我是说浪前辈执意回返洪荒,与道友决战,最后被道友联手天道震死之事,这不是等同于自杀吗?”
  鸿钧笑了笑,叹道:“他是我遇到过最棘手的敌人,最后他也是败给了自己的一念之仁。”
  “对道友而言,浪前辈比我老师太清还要棘手?”
  “不错,”鸿钧道,“太清脾性如何我一清二楚,但太清不知贫道。
  贫道与浪互知根底,这是贫道最忌惮之事。”
  李长寿缓缓点头,端起茶杯喝了口。
  鸿钧问:“为何贫道总觉得,长庚你是在使诈?不如你说说有关浪的隐秘,贫道也好放心与你继续下这盘棋,而不是将你直接抹杀。”
  又到了熟悉的底牌验证环节。
  李长寿淡定地点点头,轻声道:“浪前辈当年之所以不想活了,其实是有三重理由,我一重重说给道友听,如何?”
  道祖搬了搬腿,盘坐得更舒服些,“讲。”
  李长寿道:“这个比较远,需要从【洪荒居委会】说起……道友对这个名字应该不陌生吧。”
  道祖含笑点头,并没有什么惊疑。
  李长寿看了眼孙悟空的状况,不急不缓地缓缓道来:
  “洪荒居委会,又名洪荒街道办事处,应该是浪前辈随意取的名,恶搞的成分居多。
  我此时尚不能确定,这名是从何时开始用的,也无法完全确定其内成员有谁,这个稍后我自会说我的分析。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洪荒居委会,很久之前就开始决定洪荒天地的走向。
  根据浪前辈留下的年记,浪前辈与道友的分歧应该发生在上古中后期,人族与妖庭决战之前,那时是你们矛盾爆发期。
  这就是浪前辈当年自杀的第一重理由。
  浪前辈与道友有了矛盾,且矛盾不可调和。”
  鸿钧笑道:“具体?”
  李长寿沉吟一二,似是在斟酌言语。
  鸿钧继续道:“这般推断太过浅薄,任谁掌握了一点皮毛的讯息都能推出,不足以让贫道惊讶。”
  “具体很麻烦,”李长寿道,“若是这般,那我第一重原因和第二重原因一同说了吧。
  这虽是两重原因,但互为诱因。
  若我所猜不错,道友当时提出了两件事。
  其一,以封神劫难和西游小劫作为洪荒天地的终劫,用这两个劫难封锁生灵私欲,将六圣化作天地基石,将洪荒天地打造成一个整体,无限度开发混沌海。
  其二……
  让混沌海吞噬地球所在宇宙。”
  鸿钧瞳孔轻轻缩了下,面色有些复杂,凝视着李长寿,冷然道:
  “他不可能有机会对你说这些,你也不可能从任何途径知道这些。
  道友莫非是在诈贫道?”
  李长寿笑道:
  “永生是什么?
  我许久之前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永生其实就是无尽的寿命,洪荒中的永生并非修成金仙,金仙不过是寄生于天地间的长生虫罢了。
  洪荒的永生,就是超脱。
  获得了永生之后的生灵,就会渴望无尽的能量。
  但道友你忽略了一点,也是我此前总是说,道友你设计的这套体系漏洞百出的一点。”
  “哦?愿闻其详。”
  “混沌海的变化。”
  李长寿随手拂过,身旁出现了一团灰雾,这灰雾看似只有巴掌大小,却又有无边无际之奥义。
  李长寿缓声道:
  “盘古神开天辟地,混沌海已不再是当初无序的混沌海,哪怕这天地只是在混沌海一小片区域。
  混沌海开始朝着有序演化,但这演化却不断被混沌海自身的属性所打破。
  道友应早已知晓何为热力学第二定律,万物总是从有序向无序进发,即熵增。
  开天辟地是一个逆熵的过程,盘古神划下的斧痕,就是为生灵划下的负熵音符。
  简单来说,是盘古神通过猎杀混沌神魔,积累了足够的能量,将这些能量在无序的混沌海开辟出了有序的洪荒。
  自那之后,无序就在侵蚀有序,天地边缘总会慢慢变得无序化。
  除非有新的能量来源。
  远古、上古前半叶,玄都城大兴,天地间的生灵在混沌海中探索、想办法将混沌气息化作灵气,其实那就是生命的本能。
  对抗熵增定律。
  但站在众生之外,在大道之外理解这些的道友、浪前辈,却知洪荒天地和混沌海之间,只有两个结果。
  要么洪荒生灵对抗熵增成功,将混沌海化作洪荒天地源源不断的灵力来源;
  要么就是自有序恢复无序,洪荒天地归于混沌。
  如今这洪荒天地被天道壁垒包裹,已做好了吞噬混沌海的准备,道友的第一构想已基本完成。
  但道友不只是计划了此事,与此同时还在担忧混沌海今后是否会被利用殆尽,而洪荒天地又会走到另一个终点。
  寂灭。
  所以道友很有远见地想到了浪前辈的家乡,与混沌海所在有形之界平行的天地。
  地球所在宇宙。”
  鸿钧缓缓一叹,抬手拂袖,周遭出现了两道模糊的幻影,但他们的话语却传到了李长寿耳中。
  那疑似浪前辈的身影大声呵斥:
  “我不同意!鸿钧你个混蛋!那是老子家乡!你别说是吞地球,你就是偷来一点物质,那个宇宙都会承受不住其他平行宇宙的挤压之力从而提前寂灭!
  我不可能去做这事!
  你跟我走,跟我去混沌海!
  离开洪荒天地!
  老子不能让你祸害了盘古老哥留下的洪荒!”
  随后便是鸿钧道人的叹息声。
  鸿钧道祖再次拂袖,这幻影顿时消失不见。
  微风拂过,竹林沙沙作响,鸿钧道祖的身形仿佛佝偻了些。
  李长寿点点头,言道:“与我猜测倒是不差,道友与浪前辈也就是在这时正式闹翻的吧。”
  鸿钧笑道:“你如何会猜测这些?”
  “其实很简单,我在想浪前辈为何在与道友决战之前,为何非要去混沌海一趟?
  排除所有可证伪的可能,剩下的推测再荒谬,那也是真相。”
  李长寿缓声道:
  “混沌海中定然有一处玄妙的缝隙,是位面与位面之门,是浪前辈来洪荒的路径。
  浪前辈当年去混沌海,就是为了遮掩这个门户,将这门户藏起来。
  同样,这也是道友发现了我这个浪前辈的同乡后,为何会百般偏爱、大开方便之门的主要原因。
  道友将我培养成遁去的一,最主要的目的不是让天地稳固,也不是让天道进化。
  而是想让我放逐在混沌海中,破译开浪前辈可能会留下的线索,让我去完成浪前辈未完成之事。
  找到位面缝隙,降临地球所在宇宙,吞噬那个宇宙的能量!
  借助这部分能量,可以给未来将要寂灭的洪荒天地大幅续命,在洪荒的终点,继续对抗熵增。
  当然,我这颗棋子,道祖有数层功用。”
  鸿钧道祖一阵默然,凝视着李长寿那清澈的双眼,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言说。
  李长寿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口,言道:
  “我这个人谨小慎微,从不觉得有无缘无故的好处,也不觉得道友真的会如此喜爱我这般生灵。
  道友你最大的破绽,就是将鲲鹏号留给了我。
  如果说道友对付不了鲲鹏,这完全不合理。
  道友去过鲲鹏号,知晓鲲鹏号的一切秘密,道友将鲲鹏号看做是洪荒未来的希望,所缺少的只是个领航员。
  道友也翻弄过那里面留下的几本典籍,取走了最为重要的两部。
  还有那主控室的石碑,也是道友留下的吧。”
  鸿钧道祖露出少许困惑的表情,问道:“你既已知这些,为何不将此事公布于众?”
  “这没法公布于众,这是道友为了洪荒天地考量,洪荒生灵应该站在道友这一边。”
  李长寿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缓声道:“其实,道友错了。”
  “哦?”
  鸿钧笑道:“哪里错了?”
  “认知错了,”李长寿低声道,“混沌海有形之界,与地球所在世界并不是什么平行宇宙,也不存在平行宇宙之间的挤压。
  道友你受浪前辈影响太深了,而浪前辈的认知,其实都是我老家一些科学想象的产物。”
  鸿钧道:“道友高见?”
  “阴与阳,正与反。”
  李长寿叹道:
  “道生一,一为存在之意;
  一生二,二为阴阳对立。
  虚空本虚无,虚无中出现正反粒子,偶然情形下,正反粒子引发两个截然不同的潮汐,有形之界于潮汐间诞生。
  这两个有形之界就是一正一反,是虚空中诞生的美丽波痕。”
  道祖面色有些阴森,冷然道:“证据。”
  李长寿道:“两个有形之界的阴阳之属不过是定义和称呼上的不同,本质就是这般,我老家的物质和能量不可能存在于这个有形之界。
  强行拿过来了,也只是会引发湮灭。”
  “你与浪的穿越,又如何解释?”
  “与虚空同层次存在的便是真灵,”李长寿道,“甚至我怀疑,虚空潮汐就是真灵大量自解引起的。”
  鸿钧一阵默然,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杯,以及茶杯中得倒影。
  “这不过是你的猜想,”鸿钧道,“贫道必须亲眼见证到答案。
  无论如何,贫道所作所为,一切都是为了这洪荒天地能久远存在罢了。”
  李长寿却冷笑了声,缓缓摇头。
  “道友莫要自欺了,真要是为了天地好,你就不会促使龙凤打碎洪荒。
  真要是为了天地好,你就会提前制止罗睺,而不是在最后当救世主,激发天道!
  让盘古神留下的天道防御体系露出破绽,自己趁虚而入,反过来掌控天道!”
  李长寿淡然道:“你不过是想证明,自己比本尊更强,自己比本尊更适合存在,从而理直气壮抹杀本尊罢了。
  对吗?前辈?
  准确点说,浪前辈的心魔、浪前辈的道***前辈的善尸,浪前辈在混沌海中浮浮沉沉时诞生的虚假人格。
  道祖,鸿钧。
  混沌海中除却浪前辈外,唯一的单真灵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