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所向,紫霄宫!【大杯】
  这天地,发生了何事?
  李长寿驾着叁号假身‘天仙境人族老道’站在东胜神洲一座荒山山顶,注视着头顶汇聚而来的滚滚灰气。
  天罚将落!
  此间具体发生了何事?
  事起花果山美猴王被封为齐天大圣。
  天庭仙神大多对此有些微词,有琴玄雅谏言凌霄宝殿,与假太白辩论驳斥几句,令此前并未被天道预示的西游劫难出现微弱变数,引起了道祖警觉。
  道祖细查三千大道,察觉到天魔之道的痕迹,去轮回塔之下毁了那天魔尊者的灵核,察觉到了李长寿已完成的算计。
  任谁遇到这般情形都会恼怒;
  任谁自以为赢了、对手狼狈逃去混沌海中,且享受了千年的‘胜利快感’,最后却发现不过是对手的全套,心底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异样。
  道祖便是这般。。。
  一切都朝着他无法掌控的方向发展,遁去的一不再只是大道规则中不可抹杀的存在。
  他早已被李长寿安排算计!
  为夺回主动权,道祖选择自毁剧本,开始一波操作。
  孙悟空心神被控误入兜率宫中,服下兜率宫内灵丹,被天道投去花果山中潜藏。
  道祖直接控制妖庭残部高手的心神,让这些妖族高手聚集于花果山中。
  不过三日,花果山一片喧闹;
  天兵汹汹而来,欲覆灭花果山之妖,发动雷霆攻势。
  花果山激战正酣,大批妖族高手覆灭当前。
  假太白突然现身,以玉帝之命为由,要杀了孙悟空帐下猴属生灵。
  道祖此举,意在激孙悟空与天庭对战,将西游劫难最大的变数引动。
  道祖的逻辑其实并不算复杂——而今天地间唯一能对天道造成冲击,造成洪荒天地轻微动荡的时机,就在于齐天大圣大闹天宫,李长寿最有可能在这个时机出手。
  道祖打乱了自己的步骤,其实就是想打乱李长寿的阵脚,从而逼迫李长寿现身。
  效果也是颇为明显,李长寿站了出来。
  但这属于道祖的‘歪打正着’。
  李长寿站出来,只是不想让自家弟子在今日之后难过罢了。
  他如何不懂道祖的打算?
  但事已至此,也只能应战。
  最后一丝可以把握的胜算,依然有在道祖手中抠出来的机会。
  这是事关三界无数生灵的一战,他必须稳健到再稳健,不容有片刻差池。
  但同样,这也是事关自己弟子今后命途的一战。
  二者不必去分孰轻孰重,李长寿也不想用孙悟空的牺牲去换取整个战局的胜利。
  所谓天生的悲剧性,不过是能力不足推脱的借口。
  若连一个弟子都护不住,自己如何能说,在天道私欲面前,护住天下苍生?
  这次!
  李长寿已不会如上次那般,放任天道覆灭截教,放任道祖封印老师,放任道祖随意欺凌与自己有关的生灵!
  叁号假身主动现身,仰望紫霄宫,以均衡大道道韵吸引道祖注意。
  他做了个拱手的动作,就差喊一句‘道友’。
  道祖给他的回应也是痛快果断,丝毫没有半点道韵显露,却直接调动了无法计算的天道之力,化作一朵朵劫云,朝叁号假身之地汇聚而来。
  只是一瞬!
  展露在天地间的均衡大道;
  负手站在山巅上的老道身影;
  那漫无边际的天劫劫云,已经开始不断酝酿的紫黑色神雷……
  将天地间最强那批生灵的目光吸引而来!
  圣母宫中,在池边读书的女娲娘娘身形一闪,出现在了阁楼门前,注视着李长寿所在之地。
  凌霄殿上,那身着黄袍、戴着冕冠的天帝站起身来,凝视着面前的玉案,身体不断轻颤。
  斗姆元君宫,赵公明把面前的截教仙一把推开,瞪向了下方云海。
  灵山李长寿壹号假身虚菩提藏身之处,接引圣人的身影已是消失不见,多宝佛祖的大殿中停下了念经声。
  昆仑山,玉虚宫后的三友小院,那坐躺于树下的中年道者翻书的动作稍微停顿了下,随后便露出少许微笑,轻轻摇头。
  那道身影;
  那有些陌生,却仿佛能装下天地的身影。
  太清弟子……
  “长庚!”
  “长寿?”
  然而,此刻谁都不知,李长寿为何突然现踪。
  便是反应最快的道祖,此刻也略有些不理解,李长寿为何会挑这般时机显露踪迹。
  在道祖看来,李长寿的行为明显不太理智,也没有特定的目的,对李长寿而言也非什么时机。
  ——这就是李长寿之前曾对道祖说的,他们看问题的角度存在根本差异。
  贰号假身暗中遁入花果山山体之中。
  趁着各处乱战、空中李靖之宝塔在不断旋转、天庭还未撤下庇护大阵,赶至猴兵聚集之地。
  凡有一份天道特殊业障环绕之猴精,皆是孙悟空当初在地府生死簿划下性命的猴属生灵。
  李长寿袖中飞出点点星光,一只只此前这假身暗中制作的微型阵盘自大地中挥洒而出,转眼布成七十二之数的挪移阵。
  阵与阵相连,法与法相通。
  天庭庇护大阵落下的光束中,那些猴子或是错愕、或是发愣,或是一腔热血想去与妖族同胞们抗击天庭的屠戮,或是想逃命却被光束困住。
  就在这时,一根根如藤蔓般的仙光,缠绕在这些猴子脚踝。
  乾坤道韵弥漫开来。
  花果山高空中,李靖凝视着面前的‘太白金星’,沉静的面容上流露出几分不解。
  李靖不解地问:“区区猴属,为何如此牵动陛下注意?星君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靖元帅,”假太白含笑言道,“此不过是因孙悟空跟脚引发的错判。
  此前一直当这孙悟空是女娲娘娘炼制的补天石,故将他当做可造之材,但如今天庭众元帅不满,也只能将孙悟空格杀以平息众怒。
  这些猴属生灵坏了轮回秩序,乃孙悟空自身引出的恶果,当杀之。”
  李靖眉头紧皱,想开口却只是胡须动了动。
  假太白看了眼李长寿叁号假身所在之地,笑道:“李靖元帅莫要犹豫,此事小神一力承担。”
  “如此行事,是否太不将这些妖族当生灵?”
  李靖沉声道:“妖族虽是上古遗族,其内也有诸多残忍嗜杀、心怀叵测之辈,但从此地大多修为低落的小妖,与那山中精灵无异。
  众猴属也是这般。
  天庭是为护持三界而生,是为自强者手下庇护弱者而存,如今如此对待这些生灵,是否有违天庭本意?
  星君大人,不如先将众猴属囚于末将宝塔,稍后去凌霄殿中,若陛下开口下令赐死,末将亲手将他们神魂俱灭,可否?”
  “不可,”假太白面上笑意渐渐消退,刚要开口,脚下突然有一股奇异道韵爆发。
  李靖、假太白同时低头看去,却见天兵庇护大阵落下的众光束中,哪里还有猴子的影子?
  只有几根猴毛轻轻飘落。
  李靖愣了神,那假太白却是冷笑了声,口中吐出几个字眼:
  “乾坤挪移、芥子乾坤,道友原来是为这般,当真好手段。”
  当下,假太白越过李靖,浑身散发着浓郁天威,额头五角星光芒大作。
  他手中拂尘轻轻一甩,被安放在‘出生之地’、正要醒来的孙悟空再次沉睡;
  随之又从袖中取出一面玉符,对前方撒了出去。
  那玉符上刻画的符箓绽出璀璨光亮,浓郁的灵气海如潮汐般涌动,自这假太白头顶凝成了一座座暗红色的山岳。
  假太白嗓音传遍各处:
  “众天兵归阵。”
  李靖刚想开口,却发现自己此时无法张嘴,浑身都无法动弹,元神不知何时已被禁锢。
  那假太白左手高举,宽袖落下,满是皱纹的手掌平托天地。
  “奉天之命,今于此,覆灭花果山妖族。”
  话语未落,那左手已是轻描淡写向下滑落。
  他背后,那数百座山岳对花果山轰砸而去,天空中如同出现数十只太阳星,滚滚热浪在天地间冲荡。
  不知多少天兵天将看的眼皮直跳。
  花果山上,七杆大旗迎风飘扬,数不清有多少妖族生灵抬头注视着末日来临,眼底满是绝望。
  李长寿注视着这一幕,心底略有些无奈。
  这就是道祖。
  总是能毫无顾忌的亲自下场,哪怕是对付一些不成气候的妖族残部,也能堂而皇之地调用十倍、百倍于他们实力的灵气。
  天火流星。
  花果山主峰,轰然崩塌!
  而就在这般壮丽的画面中,生灵在惨嚎、在悲恸、在绝望地呼唤。
  可更多的目光却从此地挪开,挪向了数万里之外的不知名荒山。
  天地间响起了一声轻笑,但凡大罗境之上的炼气士,都清晰感受到了均衡大道的道韵。
  紧跟着,那清朗的嗓音自东洲各处响起。
  “道门弟子李长寿,求见道祖。”
  回应他的,是头顶劫云不断翻涌中发出的轰鸣。
  李长寿喃喃道:“看来,要想个法子抗下这次天劫才行。”
  他话音刚落,空中一道水桶粗细的紫黑色神雷砸落,几乎瞬间将李长寿假身的半边身躯轰碎,直接化为灰色烟雾消散。
  李长寿却是动都不动,这老道的残躯缓缓倒下,但就在这老道右侧袖中,飞出了又一名老道的身影。
  天魔之法,如何会没有后备。
  “道祖,不想与我再谈谈吗?”
  话音未落,又有紫黑色神雷砸落,几乎转眼就将这具假身摧毁,渣都不留的那种。
  下方荒山居中位置出现了一口深洞,最深处能见暗红色的岩浆。
  又一声轻笑,左侧山林中走出一名中年道者,负手看向了空中的劫云。
  紫霄宫中,道祖的脸直接垮了下来。
  鲲鹏秘境,李长寿此刻也有些不太好受,强行体会到了两次被‘覆灭’的感受。
  这些道心有缝隙的炼气士,大多是此前做了大恶而未得报应,李长寿也算是借道祖之手替天行道。
  虽然有点不尊重他们,没能在他们被自己攻占道心时说一句‘打扰’,但特殊情形也没办法,只能从长计议。
  李长寿抬头看向空中的劫云,淡然道:“道祖莫非,是想让我打去紫霄宫?”
  这是第二招,虚张声势。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这句话语,大地深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灵力波动。
  这些灵力波动很是微弱,最初时或许只是如沙尘一般,但紧接着,这些沙尘化作了石块,石块化作了山岳。
  以度仙门为圆心,方圆数千里之地,灵气骤然暴动!
  山林之中,一棵棵树干内走出道道身影;
  山涧河流,一只只纸人漂浮到了水面,迅速化作常人大小,双目无神地飞出水面。
  山谷、废弃的矿脉、山林、甚至地脉之中!
  一只只光点被点亮,一道道身影站起身来!
  他们无分男女,表情多有重复,此前如同砂砾枯木,此时也没有半分灵性。
  纸道人·自爆状态。
  劫云聚集处,李长寿控制的假身大袖一拂,劫云下方出现了一口又一口‘乾坤破洞’。
  其数过百!
  洞内涌出点点光亮,数百、数千、数万道身影密密麻麻飞出!
  夹带着堪比天仙境炼气士的斑驳灵气,带着多数重复的画皮,如数之不尽的飞虫,贯入劫云!
  雷霆咆哮,天道之力汹涌勃发。
  但突然出现的纸道人着实太多,劫云都有些反应不及。
  从各个方位扑来的纸道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嵌入了劫云中,不给劫云爆发的机会,自身符箓齐齐引动,其内积累的灵气爆涌开来!
  爆!
  李长寿负手站在山林前,看着那被炸散的劫云,嘴角露出少许微笑。
  一缕阳光落在他身上,颇为温暖。
  劫云一时难以聚集,李长寿不慌不忙地再次打开一扇扇门户。
  这般情形,就仿佛这天地是他家后花园一般。
  不知从何处又飞来一批纸道人。
  但这次的纸道人并未自爆,而是在李长寿假身周围‘叠起了罗汉’。
  一具具纸道人化作了零件,短时间内拼凑出了一名百丈高的巨大身形。
  一抹仙光划过,这身形隐去了其内纸道人手脚交缠的情形,化作了李长寿的面容,李长寿的身形。
  他身着普通款式的道袍,长发梳成了道箍,背负双手看向高空。
  这些纸道人体内的灵气,大半被李长寿调用,震动此地诸多大道,将自己的嗓音,传遍了这天地间:
  “我回来了,其实一直未曾离开过。
  各方不必出手,对天庭不满的,也暂时憋着。
  如今是我与鸿钧道祖的较量,谁都不必牵扯其中,若我这一阵再输了,你们各自安好,不必挂念。”
  这……
  火云洞中,已是准备开拔的英灵大军,此刻被轩辕黄帝皱眉拦下。
  圣母宫内,女娲娘娘轻轻皱眉,眼中刚要燃起的火焰迅速退却。
  天庭斗姆元君宫,已准备紧急生产,生完孩子就上斗法战局的金灵圣母,此刻也是被晃的不轻。
  而金灵圣母旁的有琴玄雅,此刻已是昏迷了过去。——是被察觉出有琴玄雅情绪剧烈波动的金灵圣母点晕过去的。
  紫霄宫中,道祖露出淡淡轻笑,抬手对着面前造化玉碟一点。
  东胜神洲,一道神雷砸落,将李长寿好不容易凝聚出的化身砸碎,一只只纸人化作灰烬飘散。
  天道震动,李长寿的嗓音也被直接截留,迅速掩盖。
  仿佛天地间并未有过此前的动荡;
  恰似一场只有少部分高手看到的梦境。
  但此刻,天道能察觉到,道祖能察觉到,天道之力所禁锢的人道与生灵之力,出现了不同寻常的活跃。
  天庭凌霄殿,玉帝陛下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低头看了眼下方大多面露不解的仙神,竟……
  伸了个懒腰。
  斗姆元君宫正殿前,赵公明又笑又乐,一阵拍腿,又想去强忍笑意。
  那些仙神大多有些茫然,都在纳闷刚才听到了嗓音、感知到的道韵,为何陌生中带着那么一点点熟悉。
  更有二三名修为较高的截教仙,赫然发现自己道心之中多了一道身影。
  一个名号卡在他们嗓尖,却喊不出、叫不动。
  “不对,”赵公明眉头紧皱,“老弟搞这个架势干什么?这没道理啊,难不成是被发现行踪,被迫发声?
  感觉这又不像是老弟的性子。”
  众截教出身的仙神面面相觑,不知该说点什么。
  不只是赵公明,此刻但凡记得住李长寿,且捕捉到刚才情形的洪荒大能,都在纳闷,也都搞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后文呢?
  站出来说了这般提士气的话语,还说让各路势力静观其变就可,自己去单挑道祖。
  接下来不该是一场盛大登场吗?
  道祖、天道、几位圣人、众大能,都开始在天地间不断寻找,想找到其他蛛丝马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长寿已经占据了主动。
  …
  梅山,那片伴着欢声笑语的山林中。
  清源妙道真君杨戬翻弄着面前的烤鱼,看了眼正在侍女陪伴下扑蝴蝶的杨婵儿,不由露出几分微笑。
  莫名的,他额头竖眼轻轻颤了下,自行开启,又迅速闭合。
  刚被天道截留的那些嗓音,自行出现在了杨戬心底。
  ‘我回来了,其实从未离开……’
  谁?
  不知怎么,杨戬抬手摸向了袖中,取出了一只被封禁的宝囊。
  他忘了是谁在他耳旁说起过这般话:
  这些话似乎是在一处隐秘的所在说的,很突兀地留在了杨戬记忆深处。
  只是总想不起说话的人是谁,只记得那人嗓音缓和,让自己颇为敬重,又有些不敢面对。
  此前,杨戬看过这锦囊几次,上面封禁都未曾打开。
  而今日,就在此时!
  锦囊的口,就这般突兀的……打开了。
  …
  鲲鹏秘境,李长寿本体处。
  李长寿双目中划过黑白二气,先天至宝太极图出现在他面前,又径直消失不见。
  鲲鹏号主控室,正注视着面前‘航线’的玄都大法师眼皮一跳,张开左手,黑白二气于他掌心凝聚,缓缓凝为太极图。
  这是至宝太极图的‘神通’,无视一切阻隔,在它埋下的‘种子’间随意传送。
  当然,这种子很难埋,必须是对阴阳大道有较深的理解的高手,与太极图互相配合,才能达到横跨混沌海的目的。
  玄都大法师心底响起少许灵觉,面色顿时变得有些凝重。
  ‘师兄,计划提前,一切可控,我先拖延道祖一二,靠你了。’
  玄都轻轻吸了口气,立刻对孔萱传声,又将太极图直接祭起。
  阴阳二气将偌大的鲲鹏号完全包裹,五色神光于鲲鹏号尾部喷发,本就已是极速天花板的鲲鹏号,这一瞬……
  穿透了混沌海中无序的乾坤!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心底将最后的步骤推演了一遍。
  此时已经没了那么多可能性分支,推导树走到了最后的末杈。
  他也要正面面对这一战了。
  此时动用的不过是几张边角料底牌罢了,能引起天地间的关注,告诉圣母娘娘和火云洞诸位人皇前辈,让他们不必出手,已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大部分预料。
  天魔之法方向,真正的底牌在于虚菩提与解空大道。
  想了想,他对云霄传声,让云霄与灵娥入殿来,心底准备了一些言语,在她们飘然入内时就直接道一句:
  “要决战了。”
  李长寿正色道:“我稍后要亲自去洪荒一趟,办完事就回来。
  你们不必担心我安危,我自有十成把握全身而退,若事不可为也不会强为。
  鲲鹏秘境中还有道祖的一二眼线,对方实力不足,也是被影响了心神,稍后你们去将他们困住就可,不必声张,也不必惩处。”
  云霄立刻道:“我当可同去。”
  李长寿略微有些为难。
  “姐姐。”
  灵娥小声喊了声,抬手拉住云霄的柔荑,对云霄抿嘴笑着,轻声道:
  “我们等师兄回来就好。
  如果我们跟着去,也无法参与道祖与师兄之间的对决,反倒容易成为道祖狗急跳墙时要抓的人质。
  你我稍后就留下两只纸道人,遁入混沌海,躲开道祖的眼线,这才是紧要之事。”
  李长寿:……
  终于,师妹终于长大了!
  云霄还要坚持,灵娥柔声劝了她几句,给师兄一个‘放心,有她在会看好云霄姐姐’的表情。
  李长寿温声道:“从这里去洪荒,若是没有太极图接应,凭云霄的法力,最少也要数十年才到。”
  灵娥眨眨眼,随之嘴角轻轻抽搐了下,禁不住一手扶额。
  怎么忘了这茬!
  本想在师兄走后,与云霄姐姐组成最强后援团的灵娥瞬间泪目,可怜兮兮地看向李长寿。
  李长寿败下阵来,叹道:
  “也罢,你们喊上想一起去的,一同进入云的混元金斗。
  我带你们一起,咱们去哪都一起。
  还好这次我准备充分。”
  云霄抿了抿嘴,略有些歉疚地看了眼李长寿。
  李长寿自是知她歉疚什么,无非就是她自己觉得没有帮上什么还要固执的添乱,心底有些过意不去。
  但正如灵娥刚才所说,与道祖的博弈,除非是六圣之前五圣的级别,不然谁都无法参与其中。
  李长寿挥了挥手,让她们迅速去喊人。
  随即,他闭上双眼,正色道:
  “四梅护法,莫要留手,最后一场硬仗了。”
  那四梅护法齐声应答,各自脸上挂满了圣洁的光辉。
  她们坚信,此刻她们是在为解救更多生灵做奉献,哪怕这些生灵与她们域外天魔完全不同,但这样的事依然有着深远的意义。
  天魔之道,被她们催发到了极致!
  洪荒;
  五部洲;
  灵山的莲花池旁。
  ‘虚菩提’睁开双眼,对着水面出了会儿神,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轻轻叹了口气。
  就听耳旁传来一声温暖的嗓音,却是那接引圣人缓声道:
  “菩提,莫怕,那人已无法泛起波浪,刚才不过是虚张声势。”
  李长寿心底也着实有些不忍。
  他站起身来,对接引圣人的居所做了个道揖,而后长长叹息。
  有些话,其实说出来不如不说;
  有些事,终归是必须走到这一步。
  他低声道:“老师,弟子想借一物来用。”
  接引圣人微微皱眉,敏锐察觉到了虚菩提语气的微弱变化。
  光芒闪烁,接引圣人出现在了莲花池侧旁,双目注视着‘虚菩提’。
  “何物?”
  李长寿手指对着莲池一点,其内金蝉带着道道封禁飞出,随着李长寿的手势化作了一寸长短,被他轻描淡写地捏住。
  “金蝉。”
  接引眉角一挑,凝视着面前的爱徒。
  “你……”
  李长寿低头做了个道揖,再站起身时,灰白长发缓缓化作乌黑,身躯长高三寸、肩宽了半寸,那张面容化作了李长寿本来面貌。
  “就借虚菩提此名之事,晚辈对前辈说句抱歉。
  虚菩提早已死于心魔,而我便是他的心魔。”
  接引面容一瞬苍老了许多,眼底带着几分怒色,“你不怕贫道将你毙在此地?”
  “前辈做不到。”
  李长寿微微摇头,身周道韵突然变得空寂玄妙,自身如薄雾般。
  “空寂无我,无我虚定。”
  李长寿仿佛消失在了天地间,而在那薄雾中,一条紫黑色的锁链显出具象,又乒的一声炸碎。
  那淡淡的嗓音响起:
  “虽万物终归虚无,然我道我心恒定。
  为何归虚?不过岁月之道所投影之虚妄。
  我道自恒不动,空寂自前不来,万物万灵一切有形皆非虚妄,潮汐涌动自有其终。
  所见乃‘过程’,所见无‘终结’。
  我在,故无空。”
  李长寿身形再次凝实,道境却急速上扬。
  他不再多说什么,对接引圣人拱拱手,捏着那金蝉就要离开灵山。
  “你去何处?”
  接引突然有此一问。
  “紫霄宫,道祖驾前,”李长寿笑道,“我与他论道未完,我与他尚有一场对阵。
  前辈,歇息。”
  言语未落,李长寿身形已是消失不见。
  西牛贺洲的高空中,一颗流星冲向天穹,三千大道齐齐震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