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哈利的再次噩梦
  妮蒂亚和赫敏匆匆走进古代如尼文的教室,课程已经开始了,好在她们两人平时古代如尼文的成绩都很不错,所以芭布玲教授并没有对她们过多苛责,妮蒂亚便赶紧走到德拉科身旁的位置坐了下来。
  “我以为我们是谈好了的。”德拉科小声说道,“你不会再去管波特比赛的事情的。”
  “我只不过是为他们提供了一间练习的教室而已。”!妮蒂亚确实并没有去干预哈利他们的练习,她一直都是在一旁做着自己的事情。
  “可你迟到了,还是和格兰杰一起!”在德拉科看来这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妮蒂亚总归是陪在旁边的。
  “我们聊了会天,所以忘记了时间。”妮蒂亚解释道。
  “已经有时间用于聊天了,那我想波特的咒语应该已经练习好了,那么之后他们就不用一直待在那了。”德拉科不高兴的说。
  “你干嘛总这么针对哈利!”妮蒂亚头疼的说道。
  “因为他喜欢你……”德拉科嘟囔道。“了不起的哈利·波特!所有人都该围着他转。”
  “可我喜欢的人是你!”妮蒂亚叹了口气,她拉住德拉科的手,“或者我陪着我一起去?这样你就知道,我并没有去参与他们的练习了。”
  “……我才不去。”德拉科将头转向一旁。
  按照德拉科的个性,他早该在一开始就跟着过来的,可是现在自己邀请他了他都还是拒绝,这很反常。
  “你……是在避开哈利吗!”妮蒂亚狐疑的盯着德拉科。
  “才不是!我为什么要避开他呢!”德拉科不满的说道。
  “因为丽塔·斯基特的事情,你还欠哈利一句道歉。”妮蒂亚紧盯着德拉科,关注着他的神态变化。
  “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德拉科白皙的皮肤上浮现出一丝红晕,“见鬼了,我没什么可向他道歉的。”
  德拉科心中郁闷,他完全没想到波特他居然这么轻易就选择了原谅,这让德拉科心里有些堵得慌,他宁可波特跟自己决斗一场,现在这样变得好像自己欠了他的人情似的。
  “既然你没有要避开哈利的意思,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去呢?你也可以在旁边练习自己的功课,而且我也希望你能多陪陪我。拜托了!”妮蒂亚对德拉科撒娇的说道。
  德拉科看了看妮蒂亚,犹豫了片刻后说道,“好吧……我会去的,不过只是为了去陪你而已。”
  “当然,你只是陪我,其他跟你都没有关系。”妮蒂亚笑着对德拉科说道。
  德拉科果然如他所说的那样,在自己空闲的时候也来到了那间废弃教室,不过在那之前又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情让妮蒂亚心中一个原本已经被否定了的可能性再次变得有可能。
  事情的起因是哈利在枯燥乏味的占卜课堂上睡着了,他又做了一个如同暑假时那般极其真实的噩梦,他额头上的伤疤再次疼痛了起来,这一次他选择了立马去见邓布利多,将梦中的一切都告诉他,同时他在邓布利多那里又得到了一些新的消息。
  “虫尾巴似乎犯了什么错,伏地魔正在折磨他,但是他又说还好他的错误被纠正了,所以他不会被用来喂蛇,”哈利停顿了一小会接着说道,“而我将被用来喂蛇。”
  “这真是有意思,虫尾巴犯了错,克劳奇也说自己犯了错,他们之间的错误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妮蒂亚开玩笑的说道。“伏地魔已经恢复到能够开始折磨人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以他真正的模样。”
  “拜托,不要再说了,这并不好笑。”罗恩担忧的说道,妮蒂亚注意到在自己提到伏地魔的名字时罗恩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这只是我的梦,它不一定是真实的。”哈利想让罗恩能感觉好受一些。
  “邓布利多也这么说吗?说它是不真实的?”妮蒂亚看向哈利,“你的伤疤又痛了,只有在伏地魔接近你时你的伤疤才会痛,这说明了这个梦并不寻常。”
  哈利看了看罗恩和赫敏,他担心他们会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消息,因为事实上邓布利多也认为这个梦有可能是真实的。
  “所以邓布利多也觉得神秘人正在强壮起来是吗!”罗恩见哈利一直没有说话,基本也猜到了结果。
  哈利点了点头,大家都变得沉默了。即便一项项证据摆在自己的面前,但大家都还是会期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可怕的误会,期望伏地魔依然虚弱的只能躲藏在阿尔巴尼亚的森林里。
  “最少我们还有邓布利多在不是吗!伏地魔害怕他,就算他再次强大起来,邓布利多依然能够将他打败的!”妮蒂亚故作轻松的说道,她试图能够转移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虽然这个话题是自己挑起来的,“对了,哈利你不是看了邓布利多的冥想盆吗?有什么有趣的发现吗?”
  “基本都是一些当年审讯时的画面……”哈利回想了一下,“噢,对了!斯内普!我现在就可以确定斯内普曾经是一名食死徒了。”
  “果然!我就说他一定是。”罗恩有些兴奋的说道。
  “可是邓布利多相信他!他只是曾经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了。”赫敏说道。
  “是啊!邓布利多喜欢给人第二次机会,这我记得。”罗恩嘟囔着说道。
  “斯内普曾经是食死徒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事实上……”事实上并不是所有食死徒都是完全忠于伏地魔的,但这话妮蒂亚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这话要解释起来可能会牵扯出很多人来,“算了,其他还有什么吗?”
  “其他……噢!卢多·巴格曼曾经为食死徒没传递过消息,但是他说他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那么做的。”哈利接着说道,“还有我看到了克劳奇儿子的审判!他一直在哭喊着自己是无辜的,祈求他父亲能相信他,可是克劳奇毫不留情的将他交给了摄魂怪!”
  “要有多冷血的父亲才会将自己的儿子交给摄魂怪啊!”罗恩难以理解的说道。
  “你看见了克劳奇的儿子!”妮蒂亚欣喜的看向哈利,“你看见了他的长相吗?跟我说说看!”
  “他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浅黄色的头发,但乱得像一堆稻草,皮肤很白,脸色有一些雀斑。”哈利努力的回忆着。
  “雀斑?”妮蒂亚回忆着那个袭击自己的男子的模样,当时在树林中只觉得男子脸上是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但如果要说那是雀斑似乎也很像,“还有呢?他长得和克劳奇像吗?”
  “他们是父子,当然像!”哈利回答,“为什么你要询问克劳奇儿子的长相?”
  “只是有些好奇罢了……”哈利的描述基本和袭击自己的那个男子符合,不过就像小天狼星说的,这样的形容并不具体,不足以证明袭击自己的那个人就是克劳奇的儿子,只是这个原本已经熄灭了的想法,再次在妮蒂亚心中燃烧了起来。
  “算了吧!这些事情我们插不上手,我们还是好好帮助哈利练习魔咒吧!”赫敏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今晚本该要练习的,可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可一定要认真练一练了,好了!哈利,回去睡觉吧!你需要好好休息。”
  在赫敏的催促下,几人都起身从公共休息室离开,他们在旋转楼梯处朝着两边的方向分开时,妮蒂亚突然开口说道,“对了,明天德拉科会到那间教室来!”
  “他来干嘛?”罗恩疑惑的问道。
  “这个嘛……我一个人在一旁挺无聊的,所以我让他来陪陪我!”妮蒂亚说完对着罗恩笑了笑然后转身朝女生寝室方向走去。
  “这算什么!一个人无聊?她是当我们不存在吗?”罗恩不悦的皱着眉头。
  “这也没什么,我们练习我们的,跟他来和不来并没多大关系。”哈利说。
  “你确定?”罗恩狐疑的看着哈利。
  “我确定。”哈利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