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克劳奇疯了
  伊斯特尔·卡罗没有食言,他重新邀请了德拉科回到斯莱特林的球队,并且依然是找球手。复活节假期结束后不久,他们就开始投入了训练,因为妮蒂亚现在还是格兰芬多球队的一员,所以她不能去观看其他队伍的训练。
  不过妮蒂亚的日子也并没有闲着,除了完成各科的作业之外,她还会熬制一些魔药和自己练习一些咒语,现在那间位置偏远的遗弃教室已经成为妮蒂亚除寝室外待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你在干嘛?”德拉科突然悄声走到正在熬制魔药的妮蒂亚身后,从身后将她给抱住。或许是为了弥补前些日子两人分开的时间,现在只要一有空余时间,德拉科就会陪在妮蒂亚的身旁。
  “德拉科!你吓了我一跳!”妮蒂亚长舒了几口气,手中的魔药险些就被撒了出来,“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今天有训练吗?”
  “取消了!”德拉科将头埋入妮蒂亚的颈肩位置磨蹭着。“我们的场地被魔法部征用了,用来做三强争霸赛最后一个项目的场地。”
  “最后一个项目吗?征用魁地奇的场地,他们是想做什么!”妮蒂亚有些疑惑的说道。
  “不知道……看着像是要建造个迷宫的样子,他们弄出了很多矮墙。”德拉科漫不经心的说道。
  “迷宫?应该不会仅仅是迷宫那么简单吧!”妮蒂亚心中感慨,就已经要开始第三个项目了吗?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德拉科抬起头看向妮蒂亚,表情稍显不悦,“你又要开始操心波特第三个项目的事情了吗?”
  “当然不!是你提起了,我才随口问问而已。”妮蒂亚笑着说道,“德拉科,你这是在吃醋吗?”
  “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德拉科看向一旁,试图找点什么岔开话题,然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妮蒂亚正熬制的魔药上,“你这是在熬什么?好像并不是毒狼药剂的样子。”
  “这是复方汤剂。斯内普丢失非洲蛇树皮的事情让我想起,我还从来没熬制成功过复方汤剂,所以想试试看。”二年级时妮蒂亚曾经尝试过熬制复方汤剂,可最后只进行到一半就放弃了。
  “那你考虑好要变成谁了吗?”德拉科好奇的问道。
  “这个……我并没有打算要变成谁,只是想试试熬制这个药剂罢了。”要变成谁这个问题妮蒂亚确实好没考虑过。“你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德拉科摇了摇头,“对我来说,你的样子就是最好看的,你根本不需要变成别人的模样!”
  “这又不是永久的,只会持续一个时辰罢了……”
  妮蒂亚低头去查看坩埚中的魔药,魔药散发出来的味道让妮蒂亚楞了一下,这个味道……似乎和穆迪随身携带的药瓶中的味道非常相似!可是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妮蒂亚不确定是不是自己记错了,很多药剂在熬制的时候闻起来味道会有些相似,复方汤剂现在还没有完全熬制好,或许完成后闻起来会不一样……
  “你又在想什么?”妮蒂亚突然的发呆让德拉科非常不高兴,明明自己就在她的身旁,为什么她的注意力总是不能多一点在自己身上呢!
  “这个药剂闻起来……”
  妮蒂亚正想说出自己对复方汤剂的疑惑,德拉科却突然在她耳旁轻轻呼了一口气,妮蒂亚只觉得全身一阵酥麻的感觉。
  “德拉科不要这样……”妮蒂亚想要推开正在亲吻着自己脖子的德拉科,“我有正事在做呢!”
  “是嘛……!”德拉科将妮蒂亚转过身来面对自己,俯身贴近她的面颊,“可我也在做正事……”
  话音刚落德拉科就已经吻住了妮蒂亚的双唇,妮蒂亚想将他推开,可德拉科将她搂得太紧,灼热的吻让她渐渐放弃了抵抗,大脑中的思绪也变得越来越模糊,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回应德拉科。
  穿过胖夫人画像后的洞口,妮蒂亚走进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她一路低着头,因为到现在她都还能感受到面颊上火辣辣的灼热感,此时她最不希望的就是遇见熟人,可才刚踏入公共休息室她就看到了赫敏和罗恩正坐在那里,而且他们也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嘿!妮蒂亚!”赫敏向妮蒂亚挥了挥手,似乎是希望自己过去的样子。
  “我感觉累了,赫敏,我要回寝室了,有什么事情我们寝室再说吧!”妮蒂亚向赫敏摇了摇手,然后快步朝旋转楼梯方向走去。
  这时,胖夫人的画像再次被打开,哈利一脸焦急的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先是看向了赫敏和罗恩,然后又转头看向正准备离开的妮蒂亚。
  “妮蒂亚,等等,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说。”哈利快步走到妮蒂亚身边,不由分说的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往赫敏和罗恩所在的墙角位置拉,“是关于克劳奇的。”
  妮蒂亚原本想要拒绝,但在听到克劳奇的名字后她改变了注意,她跟在哈利身后,用另一只没有被拉着的手紧了紧自己的衣领。
  “今天巴克曼先生带我们看完第三个项目的场地后,克鲁姆约我到禁林去走了走……”哈利开始向三人述说他刚才所发生的时期。
  “克鲁姆约你去禁林?”赫敏惊讶的问道。
  “是的,赫敏,他约了我,但这不是我要说的事情,请不要打断我,先听我说完。”哈利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看起来真的很迫切的想要将自己遇到的事情说出来的样子。
  “抱歉……”赫敏说。
  “我们在禁林里说话来着,然后克劳奇突然出现了,他显得……”哈利努力的想要找到合适的形容词,“精神错乱!对,他一直在断断续续的说一些胡话,他好像把我认成了珀西……”
  “他疯了吗?你跟珀西一点都不像!”罗恩惊讶的说道。
  “不要打断他!”妮蒂亚厉声对罗恩说道,她正在认真的听哈利说的话。
  “他确实像是疯了,但是在他恢复理智的时候他急切的想要见邓布利多,他说他是逃出来的,他说自己做了可怕的事,他说伏地魔已经强壮起来了,他还提到了他的儿子……都是些断断续续的话,并不连贯。”哈利回忆着当时的情况说道,“我不清楚他究竟想要表达什么,但是唯一确定的是他要见邓布利多,所以我就去找邓布利多了,我让克鲁姆留下来看着他,可等我带着邓布利多回到那里的时候,克劳奇已经不见了,克鲁姆也被人打晕在地。”
  “照这样说,不是克劳奇袭击了克鲁姆,那就是有第二个人袭击了他们两个!”赫敏说道。
  “我不认识是克劳奇袭击了克鲁姆,因为他看起来很虚弱。”哈利摇了摇头。
  “那有没有可能是克鲁姆在撒谎呢?是他袭击了克劳奇,然后再给了自己一个昏迷咒!”罗恩猜测道。
  “那克劳奇呢?他又将克劳奇藏哪里去了呢?”赫敏冷冷的说。
  “所以克劳奇确实是在学校的是吗!”妮蒂亚看向哈利,“那天晚上你确实是在地图上看到了他的名字,他说自己是逃出来的,所以他可能被囚禁在学校的某个地方。”
  “囚禁在学校!”赫敏皱了皱眉头,“这真是个可怕的想法!危险的人就在我们身边!”
  “我只是这么猜想罢了!霍格沃茨的场地不能幻影移形,他不可能那么快的离开,所以他很可能还在学校内的某个地方!”妮蒂亚说,“如果活点地图在就好了,我们可以在地图上找找他的踪迹。”
  “对!地图,我们可以明天去问问穆迪有没有什么发现。”哈利兴奋的说道,“他现在正在调查这件事情。”
  “穆迪!他也在现场吗?我以为你只叫了邓布利多……你没提到他。”妮蒂亚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去找邓布利多的时候遇见了斯内普,他一直阻拦我去找邓布利多,说邓布利多很忙,说真的,我觉得他这点很可疑。”哈利说,“在我和邓布利多离开后斯内普似乎是遇见了穆迪,他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穆迪,所以穆迪就赶去了现场。”
  “你说是斯内普告诉的穆迪……”斯内普很讨厌穆迪,妮蒂亚并不认为斯内普是会主动去告诉穆迪这些事情的。
  “对,是的。”哈利点了点头,“怎么了?”
  “没什么……”妮蒂亚摇了摇头,相比起斯内普,哈利他们肯定是会更相信穆迪的。
  “总之我们明天先看看穆迪有什么发现吧!”赫敏说。
  “对了!哈利,或许你可以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大脚板,我想他应该是很希望知道你的事的。”妮蒂亚对哈利说。
  哈利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待会就会给他写信将事情都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