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二十五章 反击

    不过这些人都并不知道,斗神联盟只不过是在圈养他们罢了,而他们也不过,只是一群,等待宰割的小羔羊而己。
  …………
  第九重天之中,火光璀璨无比,滔天的火光升腾呼啸,其中两道身影皆是爆发出了最强的攻击。
  “无畏火拳!”
  低沉嘶哑的声音,也是在萧炎抬起手掌,捏爆掌中十朵无畏火莲之时,在那漫天狂暴的火海之中传荡开来。
  轰!
  声音一落,那火海之中再度爆开,狂暴到极致的火海便是凝成拳头,呼啸而出。
  轰轰轰!
  那无畏火拳的声势,如惊涛骇浪的一般,就是席卷而来,在周遭的一切景物,仿佛在下一秒,全部都会火焰,给生生的榨得灰飞烟灭。而反观在那绿色火光的深处之中。
  陈厉再度没有忍住,在突然便是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来。在这一回合当中,陈历的模样,已是是可怕狰狞到了,面目全非的地步,从对面的萧炎那里,传来的那碾压般的力量,在接触的一瞬间,就是让得陈厉的心神,开始猛然的震撼起来。
  所以他现在心里,也是非常的清楚一点。那就是自己如果再不倾尽,一切的力量和手段的话。在今日恐怕,最后就真的要在这里殒落了,就更不要提及取得胜利后,成为殿主去第八重天,这种无稽之淡了。
  在那绿色火焰之中,陈厉的手印,极速的变幻着,那绿色火光,同样也是凝聚而成了,一个巨大的绿色鬼脸,便是张牙舞爪的和萧炎的无畏火拳,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嘭!
  这如惊天般的一撞击,先是今得,在周遭碰撞的能量,迅速的停滞下来。在两者之间,并没有传荡而出,太过于惊人的巨大的声响。
  反而是在那之中,看见两者的力量,在连续不断的相互对抗和侵蚀,都试图要压制对方,但在事实上,却一直僵持不下。虽然两种火焰的颜色,并不相同。
  但是在本质上,两者却都是同属于火。在这相互对峙的过程之中,二者在不断的交融,同样也是在,相互之间占领和吞噬着。从这股猛烈的架势来看的话,似乎谁都不愿意,有那么丝毫的退让趋势。
  嗤嗤~
  那极端恐怖的火海波动,就是在竞技场之内,疯狂的蔓延和扩散开来。在刚刚才修复的竞技场,现在又是被,燃烧而成了,一片炼狱的景像,如同那般,惊世骇俗的声势。便是令得在下方,观看比赛的所有人,无一例外的,都是感到心神在剧烈的震荡。
  在须臾之后,两道同样凶猛和强悍的力量,终于是在,缓缓的侵蚀和吞并之间,在顿时之间,突然就失去了原先稳定的控制。
  到最后一刻,快速的爆炸开来了。于是在竞技场之内,那一大片,火焰之海开始倒转起来,两种颜色的火焰,就是在相互之间,迅速的交织在了一起。
  那两方的火焰之海,形成的巨大冲击波。在顿时之间,就是令得在竞技场之内的,两道身影皆是齐齐的,往后方边缘处倒射而出。
  而陈厉则是再度的,一大口鲜血就是喷涌而出来。在另一方向上的,萧炎也是,在稳住身形之后的,下一秒钟,在嘴唇之角处,同样也是溢出了,一抹淡淡的血迹。在伤势对比之下,任谁都是可以看出来,此时此刻,肖枫的情况,比起陈厉,要好上太多。
  在这连续的战斗之下,萧炎终归还是,有些疲惫和倦怠的,如果可以使用火焰之心,白焱进行碾压和控制敌人的话。那么这最后的战斗,自己也就不会,到现在如此惨烈的境地了。
  当然啦,如果对于巅峰时期,体力充沛的萧炎来说的话,对付一个,区区的敌人陈厉,自主还不至于到受伤的地步,可在现如今,反倒却是受了,轻度的伤势。所以在原本,萧炎内心的预料和计划之中,被逼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可以用,惨烈两个字来形容了。
  在那竞技场的远处,在陈厉身形,稍微的稳住了之后。映入所有人眼帘的是,他开始变得,披头散发,显得非常的凌乱。
  接下来,大口大口的鲜血,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往外就是狂涌而出,让他在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不过自己就算是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在此时此时,他也从来都没有一丝,想放弃的念头。
  于是在下一霎那,在他的眼神之间,也是微微的一紧凝,随即陈历的身形,便是暂时消失在了,那一大片绿色火光之中。
  在下一瞬,陈厉已然出现在了竞技场的上空之中,在他的手掌之内,紧握而下了一柄,闪烁着绿色火光的巨型剑影。在一眨眼的工夫之内,就是对准了萧炎的身影,狠劲无比的朝着,萧炎所站立的方向,如石破天惊的一般,狂暴猛列的横劈而下来。
  咻!
  陈厉的身形,快速的在天空之上,就是降落而下。然后在忽然之间,他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手臂,变得无比的沉重了起来。
  心头一紧,赶紧的收起双手来,不过在这个时候,早就己经是来不急了,接下来立刻的,脸色无比阴沉的低着头。然后当他的目光触及到了,自己的左手的时候,却是才发现,自己的左手,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是不见了。
  在这个时候,自己好像才猛然发觉到,在萧炎的头顶之上,隐约之间,静静的悬浮着一条,近乎透明的金色细线,此时此刻,在那条金色细线的表面之上,依然还是残留着,大量陈厉的血液,以至于,那被沾染的金色细线,完全都是变成了,众人清晰可见的,血淋淋的鲜红之色。
  而在顿时之间,陈厉的眼瞳深处,立刻就是被,惊讶和恐惧,所尽数的占据了。然后他的身形,也是急忙的,以最快的速度,向竞技场的边缘之处,狂掠倒退而去,在脸庞之上所流露而出的神色,全部都是诧异和惊讶的神色。
  不过呢,陈历在突破至斗神实力之后,这种如同肉身的局部断裂的小问题,早就已经,不是什么大屏障了,于是在陈历的身形刚刚彻底稳住的,下一秒钟,那一条完全断掉的左手臂,在体内的大量血液,缓缓流动和交织之间,便是又以最快的速度,重新的生长而出来了。